第七十章 威震江东
作者:吃吃睡 更新:2019-09-23

  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我亲自率领马人部队冲击其中路,周庆和朱怀安各攻击其左右俩翼,不过仍然不能动摇敌军,往返冲杀数回,兵马损失颇为严重,折损了近1000马人。风雷帮众能力者催动兵马大进,我军退败数十里,一直退到了当时发现了食人魔吃人的那片树林附近,食人魔早就跑的不知道哪里去了,地上一片狼藉。

  我立刻要众马人回身反杀,风雷帮众人有条不紊,依旧列阵迎之,我身先士卒,直接施展“瞬身之术”冲入了吴越刀斧手阵中,一片砍杀,手持苦无连续击杀十多名吴越刀斧手。风雷帮众能力者立刻亲自冲杀而来,我施展忍术“火遁·起爆符”,炸死十七名风雷帮能力者,炸死风雷帮仆从数百,我自己因为初次施展,也被炸成了轻伤。

  (注:手掌拍地,对手脚下的地面就会慢慢下沉且显露出多张起爆符,爆炸后能够持续燃烧。在对战三忍时如果不是自来也有所察觉,恐怕纲手就会被炸死,即使自来也使出了忍法·针地藏来保护,可还是被炸伤,可见其威力大小;半藏用计逼死弥彦后,也是用此术将长门的腿烧瘸。)

  施展这次忍术“火遁*起爆符”,我足足花费了三十万标准能量币,使得技能的威力大幅度的提升。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风雷帮的阵型被炸开了一个口子,呈现出了一片真空地带,周庆,朱怀安立刻率领着众能力者和马人一起朝着这个缺口猛攻,风雷帮方面也不傻,迅速调集了一批由精锐能力者还有近百准精英级的铁锤狗头人冲上去,将缺口堵住。一时间,箭如雨发,长矛短刃相交错,混杀成一片,场面一片混乱,陷入僵持。

  忽而,风雷帮的后队大乱,只见手持巨盾长刀的大角盘羊死士从树林中杀出,大角盘羊死士顶着门板大小的圆形木盾,使得精灵弓箭手订制的铁箭都无法射穿,只堪堪钉在盾上。大角盘羊死士完全无视精灵弓箭手的攻击,顶着巨大的圆盾,列成方阵向前突进,风雷帮众人无人可挡。

  吴越刀斧手以刀斧劈砍,大角盘羊死士以头上巨角想撞,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大角盘羊死士未动,吴越刀斧手被击退数步,大角盘羊死士或盾击,或角冲,或刀斧砍杀,直接从风雷帮阵型的后队贯穿而过,直接冲到了精灵弓箭手大队中,一阵砍杀。

  风雷帮军队阵型打乱,我带伤坚持出阵,向着敌军发起猛攻,大破之。

  追杀百余里,毙敌近万,俘获能力者百余人,而俘获的仆从皆坑杀之。

  退出战斗状态,滚石娱乐大厦外,尽是尸体和伤残者。稍作整顿后,我们半神兵团直接将本部搬进了风雷帮所在的A坐。

  其他发起罢工骚动的各大兵团,全部望风而降,在交付了十万到五十万不等的标准能量币的“诚意金”之后,我以十将军之名给予了其特赦。

  姑苏区是第三个平定动乱的区域,在我率领着半神兵团平定动乱3个小时之后,姑苏议会的正式委任状就送到了,我们正式被委任为十将军之一,在随后的一个月中,喜事连连,姑苏其他区域的动乱相继平定,而我和惠萱玲,周庆三人合资是印染厂正式投入生产。姑苏区的所有纺织厂,绸缎庄,制衣厂的印染业务订单纷纷到了我们的印染厂,订单之多,甚至到了不得不分流一部分给其他家庭作坊式的小厂家。

  秋季,姑苏丰收!正是举行十将军册封大典,刀头成了十将军之首,严亦次之,我位列第三。

  次年,伐吴大胜!我率领的半神兵团负责大军的右翼,大破锦衣卫援军于太湖畔。

  二年,姑苏统一,成立大姑苏市,重新选取十将军,我入选,位列第二,此时半神兵团的名号已经威震江东,扬名华夏。   在一个春天,我和惠萱玲结婚了。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好像那是一个春天我刚发芽   我走过   没有回头   我记得   我快忘了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盛开如花   我唱歌   没有对我   但我记得   可我快忘了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好像那是一个秋天夕阳西下   你美得让我不敢和你说话   你经过我时风起浮动我的发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记得那是一个冬天漫天雪花   我走过   没有回头   我记得   我快忘了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那时你还是个孩子我在窗棂下   我猜着你的名字刻在了墙上   我画了你的摸样对着弯月亮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当我们来到今生各自天涯   天涯相望今生面对谁曾想   还能相遇一切就像梦一样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