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掉崖的剑子仙迹
作者:半步悬空 更新:2019-09-23

  “好吧!暂时相信你了,不过你也别当我好骗。其实我偷偷告诉你个秘密,我不做魔王很多年了。”   慕少艾看者嬉笑的顾独行,表情无比严肃道。

  “知道知道,你可是慕少艾呀,厉害得很,我可打不过你,就更别说我那师兄了。我师父以前就经常跟我说,我师兄的天赋跟我是天差地别,这辈子都无法超越师兄。”

  顾独行颇为不在乎,他心中可是知道慕少艾隐藏的过去。当年翳流活体实验之事引发忠烈府灭翳流之意。慕少艾化名认萍生,玉面黥印,被五路高手追杀,逃至翳流,打入敌人内部,灭五伦之魔头,直接导致了翳流黑派的覆灭,其教主“南宫神翳”也在那一役中陨落。

  想到南宫神翳,顾独行心中升起算计。北辰元凰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早死早超生,若时间把握的及时,干掉他还能捞到龙气,那玩意可是能增加功力的呀!还能使自身原力威能倍增,一招发出,周围空间皆会出现爆炸功能,可是个西贝货。

  见顾独行独自沉思,慕少艾也不打扰。只要他不危害羽人非獍就成,其他的事药师就不管了。看看一旁的三女和二老,慕少艾施了一礼,带着他们进了茅草屋喝茶。   当顾独行再次恢复清明时,周围早就没有人了。

  由于岘匿迷谷多出几个人口,做饭的事就落到了三女和鲁妙子的身上,这几人做饭那是没的说,鲁妙子更使其中的大师级人物,所以阿九就很光荣的下岗了。原因是他除了焦糊饭和采些水果之外,根本不会做别的。

  看着茅草屋内已经升起了炊烟,顾独行笑了笑,走了进去。

  就这样,顾独行等人在岘匿迷谷定居下来。日子虽然过得无聊,却也令人心中很平静。在这里,药师的风趣幽默,逗得三女常常笑口颜开,其中的楚楚本就开放大胆,经常撩拨的慕少艾热血上涌。而阿九就更是个开心宝了。

  阿九不仅摸样可爱,一举一动皆透露着猫的习性。女性本就喜欢这种懒洋洋的动物,对阿九就更爱不释手了。若非顾独行以前跟跟她们说过苦境是万族林立,她们怎也不会相信阿九是猫族。

  对于这点,三女经常抢着带阿九玩耍。而三个姑娘不知道的是。阿九虽然只有九岁麽样,可他心里的实际年龄却比三人加起来还要大。

  这从阿九经常眯着眼从三女身上揩油就能看得出来,这家伙,绝对有色猫的潜质。往往慕少艾看到义子这样,心中就会生气无名火,恨不得当场换位,眼神里的怨念那叫个羡慕、嫉妒、恨啊!

  至于茅草屋外面还有个巨大的寒池“碧水寒潭”里面住着条巨大的魔鬼鱼“蠹鱼孙”这家伙可是大有来历,是上古奇人“卧龙行”的宠物,也就是写下伏龙壁预言诗的那个牛人,拥有太乙逆算预言之能,霹雳奇象的时候才会出来打酱油。

  而这条鱼的知识量可是非常广泛的,碧水寒潭下面水道四通八达,蠹鱼孙的听觉非常发达,经常在下面四处乱转探听江湖上发生的事件。

  犹记得素素第一次去碧水寒潭打水的时候,这家伙猛然冒出来,巨大身躯浮于水面,面容狰狞而又恐怖,开口就是一句:“嗨,美女,下来和鱼鱼一起戏水吧!”结果这句话当场吓翻了素素,导致了她半个月不敢接近碧水寒潭。

  后来还是慕少艾的开导才化解的误会,并且他再三表示,这条鱼是吃素的,绝不吃人。   潦水尽而寒潭清,幽静迷谷笑声明。   千年等待蠹鱼孙,只为卧龙现世行。

  碧水寒潭清凉彻骨,浸在里面丝丝寒气顺着五脏六腑进入经脉。顾独行平躺在水面上,体内原力自动运转,将那些寒气收归于丹田。

  蠹鱼孙浮出水面透气,一看就看到了这个聊得来的家伙。通过近两个来月的相处,这一人一鱼相交莫逆,已经成了好哥们。   “小顾,这里没有星空,你在看什么。”

  蠹鱼孙见顾独行仰头望天,讷讷问道。顾独行的年纪虽小,可孩子气却比慕少艾更甚。对于孩子气比较重的,蠹鱼孙向来是不会招惹。就比如慕少艾,那家伙一旦玩性大发,就会在碧水寒潭里面下药,而它蠹鱼孙可是深受其害过的。

  “嗯,没什么,这里看不到星空的,我只是在闭眼深思。”

  顾独行嘴角咧开一抹邪魅的微笑:“我在思考以后的事,想过些日子出去闯荡一番。”

  “哈哈,那你问我不就成了。现在江湖上很乱的,你近日还是别出去的好。”

  正说着,蠹鱼孙忽然灵识一动,讷讷道:“喂喂,别泡了,好像有东西下来了。”

  “能有什么,难不成是上面往下面扔垃圾了。真是的,有没有点公德心,下面可是住着人的说。”

  顾独行啰嗦两句,心中恨恨想道:“屈世途这家伙太不是东西了,隔三差五就往崖下扔垃圾。难怪以后慕少艾占领了琉璃仙境,会往山崖下放火呢!谁不知道慕少艾孩子气、玩心上来就什么都不管了,这都是因果啊!”

  想着,顾独行一抬头,眼睛忽然捕捉到一个小黑点。那貌似是一个物体正以超快的速度坠落。而那物体明显不是垃圾,越来越近了。

  下坠者身着白衣,手拿拂尘,身负宝剑,头发眉毛皆是白色,赫然正是剑子仙迹。   “靠,这次不是扔垃圾,是扔人了。”

  顾独行大喊一声,飞身上岸,化光一闪衣服已经穿好。随后整个人六翼张开,直接飞天而起,在半空中接住了剑子仙迹。伸手一探他的鼻息。还好,总算还没有断气。   不过没有断气,剑子的情况也已经非常危急了。

  他的气息若有若无,胸口被狠狠打了一掌,简直自身体内原力流失非常严重。现在的剑子,可是全凭心口一丝气息吊着命了。

  要说剑子仙迹可是道门不世出的先天高人,心性无为,率真豁达,严肃中又带点轻松幽默,笑看江湖,外表看似不理江湖喧闹,实则是最为关心中原安危的先天剑者。

  他与佛剑分说、疏楼龙宿合称“三教顶峰”、又被秦假仙戏称为“三教最强流氓”。

  能将这个道门最强流氓搞成这样的,除了他的损友“圣踪”还能有谁。再说圣踪可是星象高人“地理司”的本尊,表面上虽是来自北域的圣者,乃是剑子仙迹多年至交。可实际上却是城府深沉的阴谋家,曾犯下兰若经血案,设计双佛并现,窃夺北嵎龙气、如意法、邪兵卫,暗中操弄一切阴谋家。

  若非圣踪和副体地理司双体合一,龙气、邪兵卫正邪之力互相冲击,爆体身亡,这俩玩意还真是挺难搞的。

  不过既然剑子被打下来了,那地理司和他的兄弟们再过不久后就该对北辰皇朝发动攻击了。这种热闹,他顾独行怎能不来插上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