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凤焱滔天
作者:叶子脉脉 更新:2019-09-23

自失掉灵珠,重获力量,沈言清似乎悟通了更为深奥的五德之理。

太极之轮在体内飞旋,五德之力汇聚,又分散到各处。让她每一滴血液,每一寸肌肤都在沸腾,都在跳跃。

她的身体已与五德之力同化,她的每个细胞都转化成了力量。沈言清终以太极实现了物理元素的转化。此时,她才真正明白何为五德之身。

她的身体正在逐渐转为透明,蓝、红、黑、金、青五种颜色的光芒交替闪耀,五德之光互为辉映。此时再没有承载,亦没有转化,原来“身是菩提树”与“菩提本无树”,不过是一念之间。

沈言清双掌摊开,两颗青光闪闪的龙灵便缓缓旋于她的掌中,携着双灵,她向蓝漠伏身而去,瞬间白光入体,她的身影便与蓝漠重叠在一起。

化为炫光的沈言清在蓝漠体内发挥五德之力,力量游走在他僵硬的身体中,唤醒他每一颗沉睡的细胞,让它们与自己融为一体,全部转化成生命的力量。

蓝漠的身体渐渐放出微光,随着他心脏有力的一声跳动,枯竭的血管中血液开始奔流,细胞开始重现活力,五德之力凝聚,在他体内冲撞着。

沈言清将他恢复的力量引导着,引入他腹中的两颗龙灵之内。蓝漠的身体终于重现了生命力。

见他一切运转正常,沈言清方才自他体内化出,盘坐于地默默将自己复原。

她擦去额角的汗滴,长长吁了口气,便俯身去看蓝漠,心中忐忑,不知他魂魄尚在否?!

“呼”蓝漠轻叹一声,口中呼出一团冰气,他颤动着长睫,碧眸中印出她悲喜莫名的脸庞。

“蓝漠...”沈言清紧张地声音都在颤抖。

他眨眨眼,薄唇扯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眼中有些茫然。沈言清的心已提到嗓子,压抑着剧烈的心跳安慰自己。

蓝漠盯着她的脸,脸上冷冷淡淡的,不顾她的阻拦,便一个起身与她相视对坐。

“不认得我了?”沈言清喉中哽着哭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他盯着她,良久无语...

沈言清木然起身,悠然一笑:“不认得也好,如此我便可心无牵挂了万象真经。”蓝漠已醒,她已不能再耽搁,最后看了一眼有些木然的龙王,沈言清化身一道白光冲天而去。

晶莹的泪珠在空中抛洒出一道彩弧,缓缓滴落在蓝漠的脸上。(txt下载请到)他仰望着白光,终于轻唤一声:“清儿...”

沈言清心愿已了,她摒弃杂念,自空中迅速的向不死火山而去。

脚下的大地呈现深沉的灰色,一片旷野中,一座黑红交织的火山翻滚着冲天的热浪。沈言清立于半空,热风袭面而来,汗湿重衣,火焰汹汹燃烧在她的眼中。

向着火山口飞落,巨大的山口上方燃着一团紫色的火焰,将空气灼烧的微微变形,扭曲成一张面孔。面孔正凄厉地悲泣着:“墨隐,把火炽抛入,让我走吧...放下你的执念!”

墨隐的黑衣在热浪中猎猎鼓动,被火光映红的苍白脸颊,闪着一抹异样兴奋的笑容,他无视赤吟的苦劝,激动道:“赤吟,你看,这是我为你寻的身体,真正的五德之体!”

他指着刚刚落地的沈言清,那眼神似看到一件珍贵的物品,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沈言清听他此言才明白,为何之前数次机会,他都不曾杀了自己,原来他要的是五德之身这个容器。

“我已化身为不死火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你放手吧。”火中赤吟苦苦哀劝着。

墨隐向着火焰伸出手,却不能触碰到赤吟的脸颊,他眼中闪过忧伤:“好想像以前那样抱着你。”

赤吟绝望地闭上眼睛:“我们早该归去了,也许还有来世。”

“来世?!”墨隐凤眸一凛:“那是卑微的人类所祈求的。我们神兽要的是现世,是永远!”

沈言清冷冷看着,鉴于赤吟在场,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此时墨隐周身黑气越聚越浓,不甘的怒火让他现出疯狂之色。

一道黑气夹杂着火苗向着沈言清喷涌而来,沈言清避过黑气便化成五德之光向墨隐冲去。

墨隐飞升躲闪,跃到火山口上方,一道巨闪便在他当头劈落。

沈言清一惊,仰望天空,一团红云聚在火山口正上方,红云在飓风中翻滚,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旋涡盘旋出一条金色巨龙,正张牙舞爪地向着墨隐放出雷闪。

墨隐双手托天,额间的蔓陀萝飞升到空中,绽放得越来越大,直至比那红云漩涡还要大了数倍,妖异的枝叶伸展着将金龙包裹。

金龙一声啸天龙吟,周身鳞甲熠熠放光与黑气聚成的枝叶相触,道道金光便将黑气射散那部手机会造鬼最新章节。

沈言清身形迅速地跃上空中,只见一道白光飞速缠绕着蔓陀萝,刹时,那朵妖花便在空气中消散了。白光绕着金龙的龙颈飞转了几圈,沈言清便化出本体骑坐于龙颈之上。

双手握住龙角,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伏身在它身上,轻轻摩梭着龙头,口中嗔道:“此时才来?”

“清儿!”他肆意地向着远空呼喊着,让心中的快乐不可抑制地迸发着。他载着她在空中上下翻飞,欢腾舞动,在火红的天空留下道道历久不散的炫光。

二人在盘旋中金光一闪,龙身化去。蓝漠轻揽着沈言清的纤腰,带着她自空中缓缓落下。

他碧眸依旧,携着她立于火山口,火风拂面二人黑发交织飞扬,一个飒飒英姿,一个清傲冷峻,只是火光映在他们充满笑意的双眼,火热的爱意在红霞中纠缠。

墨隐的脸色黑的越发难看,他怒不可扼地看着相携的两人,沉声道:“日后,这世上只有我与赤吟才能相守永生!”

他脚下岩浆翻滚向上飞腾,赤吟的脸渐渐模糊:“五德之女,救他...”她的声音渐渐微弱,紫焰熄灭,赤吟又重新回到了火山口中,滚烫的熔岩中传来她长长的叹息。

“救我?哈哈...”墨隐仰天长笑:“五德之女,准备成为大陆的主宰吧,你将与我一起在大陆永生,创造新的世界!”

他话音一落,手中现出五颗光珠,缓缓飞旋。

沈言清与蓝漠一眼便认出那正是被他夺去的五德之精。水魄、金魂、木精、火炽、土灵。五精在他掌心飞旋,随着他眼眸变得漆黑,五精化为五色光球齐齐撞向正中。

彩光迸发交织,五精竟化为一体, 一枚闪着琥珀色光泽的珠子落在墨隐摊开的掌心。

他诡异一笑:“向须臾大陆告别吧!”

随着话音落下,那枚五精之珠已飞速向着火山口中落去。

熔岩中赤吟凄厉地尖叫着:“拦住他...”

可热浪翻滚,瞬时便将那珠子吞没,沈言清与蓝漠飞身于熔岩之上来回搜寻,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枚五德之珠了。

而火山中传来一声声巨大的轰鸣...似乎有怪物觉醒在地底深处。火山开始颤动,无数黑色的火山石被震得向山下滚落。

火山口中翻滚的熔岩却恢复了平静,只有轻微的波动,似乎正在积聚着能量。赤吟的呼声已听不到,耳边只余烈烈火风之声。

蓝漠紧紧握着沈言清的手,安慰她有些紧张的心。

墨隐却悬身在半空疯狂的大笑着:“不死火山是须臾的地狱之门,钥匙已经献出。火焰将吞没须臾,而我将成为新世界的主宰天箭无弹窗!”

他向着空旷的天空宣告着,又对着满脸不屑的沈言清道:“五德之女,献出你的身体,赤吟和我将永生相伴!”

沈言清脑海中闪过当时过隙在结界中给她展现的火山喷发的情景,火山喷发后在整个大陆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直至一切化为乌有。

她睨着脚下炽热的熔岩,脸上微微一笑:“现在我知道箴语中凤焱滔天是何意了。”

蓝漠紧紧将她揽在怀中,已明白她的心意,碧眸中是满满的不舍。

沈言清轻轻一笑,郑重道:“我要你许我来世,不,要你许我生生世世!”

蓝漠心痛的阖眸,泪水带着沁人的香气滑落,他扬手敲她额间一记响指:“你竟比我还要霸道!”

沈言清也笑了,泪水蒸腾在热浪中,:“我先走一步!”

“好。”蓝漠口中轻轻应允,手却攥得更紧。终于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在烈火中给她今生最后一吻。他的唇印在她的额间:“生生世世....”

沈言清挣脱他的手,绝决转身。迎着火焰,纵身跃向不死火海。

一道滔天巨浪自火山中喷薄而出,金龙绕着火浪盘旋而上,巨浪随着金龙舞动将天空染成血红,将大地熔为火海。

墨隐得意地看着火光冲天,可他自以为不死不灭的五德之身,却瞬间被不死之火吞没。

他毕生之力训练肃夜吞噬五灵练就而成的“五德之身”在不死之火中竟不堪一击,迅速燃烧,肉身转瞬化为飞灰尘。

而他自以为强大的噬了万灵之魂在不甘的惊怒中与不死之火一起燃烧,他不可置信地轻叹:“赤吟....”在火山口上空留一声叹息,魂魄消散。

金龙清啸一声,悲传四方,它看着滚滚熔岩,不再犹豫卷着火浪也一头冲向火山口。

可此时,火山的轰鸣却渐渐平息,巨浪自山口缓缓倾泄,与大地凝固在一起,并未与所料那般冲天喷发。

岩浆趋于平稳,一颗琥珀色光珠自火山中缓缓升起,金龙减缓俯冲之势,托起光珠在火山口盘旋,它哀哀鸣啸。

忽然,火焰再次燥动起来,一团巨大的紫红火球冲天飞起,在空中迸裂绽放成一只绚目的火凤,她在天空盘旋着向金龙飞去...

赤红的天际,一只巨大的火凤与金龙在空中飞旋,颈首相抵,两相依依。火凤鸣啾,金龙清啸,于那朝霞中,戏玩着五德之珠!

金龙净水,洗尽邪恶,不死鸟重生,不死火山再度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