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作者:风夜昕 更新:2019-09-23

萧俊飞一直觉得,玩男人没什么大不了,但他却没有兴趣去玩男人。漂亮的男人他见过不少,**里风情万种的少爷彼彼皆是,绝对能满足各种层次的人的需要,只是他觉得再漂亮也是男人,也是卖屁股的,同样是玩,女人要来得方便的多。

可是当他看到钱叶低头亲那个小MB的时候,他突然想很知道,那个男人的唇是什么味道。还有钱叶看着他,告诉他酒洒了时的恶作剧一样的眼神,他突然开始有点理解所谓的男人跟男人之间的做 爱,当你意识到你跟他是同一种生物的时候,那种感觉一定会很兴奋吧!

酒吧里的灯因为夜晚的到来反而越来越暗了,原来是暗红色的,现在变成了朦胧的深蓝色,墙角的壁灯散发着柔和的乳白色,不是为了照明,而是让气氛更添几许暧昧。也许应该感谢这种光线,把人的眼神和表情都掩饰的非常好。

“你的书还了么?”吃掉了双胞胎姐妹送到嘴边的水果,萧俊飞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那边,小奇很安静乖巧地坐在钱叶身边,钱叶听到萧俊飞问,“啊”了一声,像是想起来了什么。

“还没有--”钱叶说了一句,伸出指尖夹着烟的手,小奇马上把烟灰缸拿起来放到他手边,钱叶笑了笑,把烟在烟灰缸里弄灭,然后揉了揉小奇的头发,后者笑得很开心。

萧俊飞觉得他像在看戏。冷冷地扫了一眼小奇,他笑着把旁边两个姐妹搂到怀里,然后一双手有点大胆地在女人玲珑地身体曲线上摸索着,惹得女人一阵娇喘。

“如何?”用下巴指了指钱叶身边的小奇,萧俊飞看着钱叶,问:“还不错吧?”

钱叶微微一笑,伸手缓缓推了一下眼镜。

“嗯!你找来的人,当然不错。”

听上去应该是夸奖的话,萧俊飞听着却浑身别扭,甚至有种吃了闷亏的感觉,好不爽!

稍稍推开了怀里的女人,萧俊飞身体向前倾了一点,十指交叉在胸前,看着面前的人,问:“钱叶,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越来越好奇了。”

抿嘴笑了一下,钱叶捏住自己的下巴,好像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想了好久!不过到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那我为什么我们顾老大会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呢?”

此话一出,一旁的双胞胎姐妹和小奇都有点愣住了,下意识全都把目光都投向钱叶,从他们的表情上,看来应该知道萧俊飞口中的“顾老大”是何许人,只是没有人知道钱叶是什么人而已。小奇的眼神里,原本的倾慕现在似乎又多了一丝惊恐。

萧俊飞直直地盯着钱叶,嘴角的微笑让这句话看似是句玩笑,但只有说的人和听的人都知道他有多认真,他很想知道答案。

钱叶对他们的目光没有什么感觉,对萧俊飞的眼神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他的所谓的答案,于是,想了想,淡淡地说了一句:“因为他是同 性 恋。”

萧俊飞的五官都有点扭曲了,想笑又笑不出来的同时也再次肯定钱叶,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至少不是个正常人!

酒桌上敬酒是一定要的,没有多余的寒暄,萧俊飞和钱叶两人碰了个杯,水晶酒杯相撞发出的声响异常美妙,再加上里面价值不绯的液体,享受美酒的附加价值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三杯下肚,精神舒服。

看得出,萧俊飞酒量不错,但是,远不是钱叶的对手。识时务者为俊杰,意识到钱叶喝了半瓶多洋酒仍然面不改色的时候,萧俊飞放下了酒杯,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享受着旁边两个美女一个捏肩一个捶腿的服务,叫了一声:“钱叶--”

钱叶正在吃小奇送到嘴边的草莓,抬头的时候,草莓正好在嘴边,又大又红的草莓整颗吞有点勉强,钱叶先咬了一半吞进嘴里,剩下的一半是用舌头圈进嘴里的,这种有点调皮的吃法,他是无意识的。

嗯--酒真的喝多了!萧俊飞清了一下嗓子,不动声色地问:“你,对顾老大有什么感觉?”

对--顾京维的感觉?钱叶皱了一下眉,觉得这个问题很棘手。感觉这种东西,不是对谁都能有的。

“你想知道?”

“顾老大很想知道。”当然,他也有点想知道。

看了他一眼,钱叶别过头拿起桌上的烟抽了一根,“那就让他亲自来问我吧!”这次没有等旁边的小奇帮他点烟,钱叶自己烟点着了。

烟这种东西,没有烟瘾的人不吸的时候不会想着它,可只要吸了一口,**就接二连三地被引出来了,一点一点的,所以说,碰不得,跟某些人一样。

萧俊飞看着钱叶点烟时火光照在他脸上,还没来得及细看火已经灭了。

钱叶轻轻呼出一口烟,像是深呼吸一般,看着萧俊飞问:“你想知道我跟靳士展是什么关系?”

嗯?萧俊飞皱了皱眉,笑意渐浓。

“我没想到你会主动提这件事--”

“我不想提。”钱叶冷冷地说,“但你的目的是这个,就算我不提你也会问。”

萧俊飞没有否认。

“而且吃人家的嘴短,你又一脸好奇的样子,我今天要是不说点什么你是不会放我走的吧?”

手一伸,钱叶把烟在烟灰缸边缘敲了敲。

“我怎么敢!”萧俊飞嘿嘿笑了起来,“凭你跟顾老大的关系,我要是敢对你动粗顾老大还不得杀了我!喝酒!喝酒!”拿起酒杯,萧俊飞冲着小奇直使眼色。

“萧俊飞!”钱叶突然叫了一声,声音不大,萧俊飞举杯的动作停了下来,一旁的小奇刚举到半空的手也不动了。

“顾京维怎么想是他的事,与我无关。我怎么想是我的事,与他无关。还有你,作为一个称职的手下你算是合格了,但是,也与我无关。”钱叶拿掉嘴里的烟递给小奇,三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的人马上接了进去,而钱叶顺势接下了他手里的酒杯,朝萧俊飞举杯。

“谢谢你的酒,让我有机会把话说清楚。记得帮我把话带给顾京维,救命之恩已经报够了,不要再给自己添加无聊的负担了。敬你!”

萧俊飞嘴唇动了好几下,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来,钱叶一脸微笑地看着,表情没有任何不敬说出来的话却句句带刺,却又让人没办法发火。

换作别人,他早就一酒瓶子上去了!

“钱叶,你以前是干什么的?”眯起眼,缓缓举起酒杯。

“警察。”钱叶头一仰,一饮而尽。

“噗~咳!”萧俊飞的裤子再次湿了一片。

湿了两次裤子,萧俊飞要是再不换裤子连内裤都要湿了。

钱叶喝掉杯子里最后一口酒,站起来对萧俊飞说:“谢谢你的招待,我先回去了。”

“哎!别急着走啊!”搂着两个美女,萧俊飞身形有点不稳地站了起来,“既然来了,那就让我做东做到底!”说完,朝钱叶身后的人扬了扬下巴。

钱叶皱了一下眉,小奇走到他旁边,有点无措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地人。

“晚上天气冷,我喝了酒不能开车送你回去,你一个回去我又不放心,不如在这里住一晚好了。”萧俊飞走到钱叶面前,笑眯眯地掏出一张卡,“VIP房间,舒适性与保密性绝对一流。男人嘛!及时行乐才是真正的男人!”

钱叶一言不发地看着萧俊飞把那张卡塞到小奇手里,嘴里说着要好好侍候之类的,然后转过头凑近了一点对自己小声说了一句这孩子还是个雏!觉得他现在的表情很“下流”倒是真的。

小奇捏着那张卡看着钱叶,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应该是早就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的事,他没有拒绝,或者说是根本没资格拒绝,对他来说,这种事一定会发生,只是早晚、和谁的问题。

“钱先生,我们--”

他想伸手拉钱叶的手,最终却还是握紧拳头放弃了。

钱叶从眼角看了他一眼,闭了闭眼,说:“带我去房间。”

说完,小奇脸上和萧俊飞又是截然不同的表情。

笑了笑,萧俊飞拍了拍钱叶的肩,“这才对嘛!以前总觉得你不食人间烟火似得,男人也得过性 生活啊!”

懒得理他!

“我就在你隔壁!有事叫我!”冲钱叶眨了眨眼,搂过两个双胞胎姐妹的腰,萧俊飞故意笑得很猥琐。

钱叶很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推了一下眼镜,说了句:“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然后还没等萧俊飞反应过来就拉着小奇扬长而去。

等萧俊飞消化完了他话里的意思,又是一种发火都发不出来的感觉。这男人--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不过,钱叶,靳士展我不说什么,但是只要沾了顾京维,想撇得一干二净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对顾京维来说,恩人和仇人根本没有多大区别。

走了不到二分钟,小奇带着钱叶进了一间房间。钱叶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确如萧俊飞所言:舒服性与保密性一流。跟一般的高级宾馆没什么区别,但更确切地说更像是情趣宾馆,房中央大床上的床罩是很淡很淡的粉色,连灯光的颜色也透着一股性 情的气息,他肯定,床头柜里一定少不了润 滑剂之类的东西。

“钱先生,要洗澡吗?”小奇过来,伸手想帮钱叶脱外套。

钱叶转头,看到了透明玻璃墙的浴室。浴缸很大,足够三个人泡在里面。

“您要先洗吗?”小奇有点怯怯地问。钱叶看着他,一个大男生,怎么会有这种表情?像小兔子一样的眼神--

“你几岁了?”他忍不住问。

“我--”

“不准说谎。”冷冷一句,小奇马上把嘴闭上了。

自己动手脱了外套,钱叶转过身正要解开衬衫,耳边传来小奇的声音--

“17--”

钱叶眉都拧起来了。

“周岁?”

“--”

“--”他想骂人!

“我、我没关系的!”像是看出来钱叶生气了,小奇连忙上去抓住了他的手臂,“真的没关系的!我--很干净的!只要--只要你觉得可以--就行了。”

缓缓放下手,钱叶叹了口气,侧过头看着小奇。他不想问他家人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会出来做这种事?为什么不去上学?如果问的话肯定能扯出一堆故事,的确像电视剧里的情节很让人乏味,但没有经历过的人又怎么能了解那些人的痛苦。

“你去睡吧!”钱叶伸手轻轻揉了揉小奇的头。

小奇愣了一下,“你--不做了吗?”

“我一开始就没那个意思。”钱叶收回手,转身准备去浴室,还没走几步,袖子就被拉住了。

没回头,身后,小奇的声音出奇的冷静。

“钱先生,您不做,我还是得跟别人做--与其是跟别人,不如跟钱先生。我--只要您不嫌我--”

他说的没错。这次不做,下次还是要做,第一次,不如找个温柔的人。

钱叶找不到反驳他的语言。良久--他拿掉眼镜。

“放手。”

那一瞬间,小奇脸色都白了,慢慢松开手,像是松开了救命的绳子一样。

“我要去洗澡。”钱叶有点无奈地说了一句,“等会儿你再洗。”

慢慢明白了他的意思,小奇漂亮的脸上一点点地浮出惊喜交集的表情,用力点了一下头!

“嗯!”

听到他的声音,钱叶垂下眼,他觉得自己像在某种东西的边缘游走着--等热水冲刷着身体的时候,他知道了那种东西,叫道德。

水沿着身体第一寸皮肤滑下,闭着眼,耳边除了水声什么也听不到,他张开嘴对自己说了什么,可惜连他自己也没听清,很快就被水流冲走了。直到门被打开--直到被人从身后抱住,他没有动。

年轻男性的身体异常美妙,指尖在他胸前若有似无地滑过,急促地喘息着,那是害怕和羞涩相结合的效果。柔软的唇印上了他的背,然后是舌,清晰的热度甚至超过了水的温度。

钱叶缓缓睁开眼,看到白嫩手指正在向他的胯 间滑去,还在微微发抖。

猛然,他想知道,最初的他,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