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烫手山芋死亡之书…
作者:洛水河图 更新:2019-09-23

对于雅典娜斯而言,苏晨的出现,无疑是给她打了一剂强心剂,毕竟作为一个女人,她虽然纵横无敌,但是在劳伦斯勒的心里与战斗双重压制之下,变得寸步难行。曾几何时,在她面前,也有一个威武雄霸的男人,也有一个替她遮风挡雨的英雄,可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时光荏苒,岁月不再,海誓山盟,全都是一纸笑谈。雅典娜斯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那抹娇艳的血色,更增添了她无边的魅力。

再强的女人也想有一个肩膀来依靠,二百年,整整二百年了,雅典娜斯已经彻底绝望了,只不过内心深处她始终都不甘心,她总想问一问奥古斯汀,当初为什么要那么绝情的离开她,为什么连句话也不留,就消失在人海。大千世界,茫茫无尽,雅典娜斯早就已经心如止水,爱情总让人渴望又感到烦恼,却总害怕遍体鳞伤。苏晨的强势崛起,帮助她解决了燃眉之急,这个年轻的男人,实力却惊为天人,八脉至尊,鲜为人知。

不过不管如何,曾经的过往再也回不去了,而如今雅典娜斯担心的还是苏晨能不能挡住劳伦斯勒与教皇等人的攻势,要知道这两个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再加上那十八骑士,这股力量,完全可以颠覆世间任何的势力,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苏晨年少轻狂,希望不要被劳伦斯勒等人给套路了,否则雅典娜斯一定会相当内疚的。

“不行,我绝对不能够让他只身迎战!”

雅典娜斯心中想到,这个年轻人是为了救下自己,而自己却在这袖手旁观,如何说得过去?就算跟他一起死,也要战斗到最后。

“能杀你一次,我就能杀你第二次,这一次我看谁还能拯救你!”

苏晨目光冷冽,杀意弥漫,伸张正义是一方面,看不惯这些人欺负一个弱女子,另一方面是苏晨看不惯这些教廷的伪君子,披着人皮的狼,甚至比那些魔鬼更加可恶。苏晨也算是替天行道了,他只是没想到在教皇之上,竟然还有着上教跟天教,上教已经如此厉害了,那么天教的实力肯定会更加深不可测。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上教,今日,一定要杀了这个小兔崽子,否则的话日后必成大患!”

教皇深知苏晨的潜力,当初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打通五条经脉的高手而已,那时候自己若是要碾死他,就跟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可是时过境迁,没过多久,苏晨的实力就得到了巨大的变化,哪怕是自己再面对他时,也是相当的吃力,最后导致自己差点被苏晨斩杀,有过这样一次教训之后,教皇更加不会再容忍苏晨一直压在自己头上,这一次借着上教跟十八骑士的手,想要杀他,并不难。

“苏晨,我跟你并肩作战!”

雅典娜斯身形连闪,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是出现在了苏晨的身边,苏晨眉头一皱,自己本想以一己之力逼退劳伦斯勒等人,虽然颇为吃力,但是并一定会输,雅典娜斯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势,自己怕她会吃不消,才不想让她跟着参与进来,可是谁成想这个女人还蛮感性的,硬是不愿意在一旁观战。

“那好,你为我掠阵,看我如何收拾这些人!”

苏晨微微一笑,傲然而起,大金刚轮印接连打出,苏晨的佛手印越发凝实,九字真言的威力,也是在苏晨突破八脉至尊之后,得到了相当大的提升,手掌联动,风声呼啸而已,印诀恐怖异常,三印之下,教皇已然被苏晨打压的喘不过气来,苏晨的八脉至尊,远比他更加强横,而紧接着,就连劳伦斯勒也是被苏晨接连打出的九字真言一步步逼退,十八骑士更是如此,苏晨的佛手印,可谓是天生克制他们,对于那些阴邪之物,苏晨的轩辕剑与佛手印,都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苏晨如同神佛降临,实力之强,让劳伦斯勒退避三舍,如果不是之前的交手消耗太多,劳伦斯勒未必就会被苏晨所压制,实力使然,他虽然很想与苏晨殊死一搏,可是如果输了,就会输的很难看,自己的威名也将荡然无存!

劳伦斯勒考虑的很多,如果是毫无顾忌背水一战,他很可能会爆发出不一样的实力,可现在,畏首畏尾之间,已经输了一阵。本以为自己先以身试法,博得雅典娜斯的信任,然后出奇招制胜,一切都在自己的算计里,可最终还是失败了,因为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苏晨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就看这一击了!”

劳伦斯勒心中想到,手中光芒大方,所剩无几的信仰之力,在这一刻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量,如同黄龙出海,势如破竹,教皇随即迎上,接连打出恐怖的掌风,让苏晨只能暂避其锋芒。不过劳伦斯勒毫不客气,信仰之力彻底打出,苏晨被震退十余步,雅典娜斯双手托住苏晨的腰,将他稳定身形,苏晨回头看了她一眼,微微颔首,再度冲锋,而这一次雅典娜斯则是对上了教皇,虽然实力折损颇多,但是雅典娜斯对付教皇还是绰绰有余的。

劳伦斯勒汇聚了信仰之力的这一击,差点将苏晨打成重伤,如果不是最后雅典娜斯帮他卸去了一部分的力,苏晨绝对不会这么轻松。苏晨眼神一寒,这个劳伦斯勒还真是想要将自己一击必杀,可惜,他根本没这个实力!

“众生合力,信仰为王!”

劳伦斯勒再度出击,恐怖的气浪一重高过一重,惊天而起,苏晨双手结印,九印齐发。

“临兵斗者皆列阵前行!”

苏晨的佛手印稳如泰山,虽然没有那么恐怖的效果,但是却无人可以撼动,九字真言在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绝对是最恐怖的,而是善于内敛,就像核武器爆发一样。

“给我滚吧!”

苏晨的力量也在这时候攀升到了极点,八脉至尊的手段,施展出来,绝对不是像教皇那种初入八脉至尊之境那样脆弱,对战雅典娜斯,教皇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十八骑士接连滚滚而来,苏晨与劳伦斯勒交战正酣,苏晨的防守也同样固若金汤,无论是十八骑士还是劳伦斯勒没有人能突破他的防御。

“上教,我顶不住了!”

砰——教皇再一次被雅典娜斯逼退,浑身一震,经脉被彻底震伤,捂着胸口,脸色铁青,八脉至尊的交手,很显然他还没能够完全适应。

“走。”

劳伦斯勒看了一眼教皇,他已经是身受重伤,强弩之末,再继续交战下去,只能是他们吃亏,苏晨战意正酣,实力比起他来,更是犹有过之,再加上十八骑士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这让劳伦斯勒完全想不到,今天的结局竟然会是这样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他现在已经恨死苏晨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劳伦斯勒既然能筹划了这么多年,就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等苏晨离开了雅典娜斯,自己再度出击,看她还能不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劳伦斯勒与教皇寻思远遁,离开了帕特农神庙。穷寇莫追,苏晨并没有非要杀他们,现如今雅典娜斯已经腹背受敌,就算是在追下去,也未必就能够讨到什么便宜,而就在劳伦斯勒与教皇远遁之后,雅典娜斯也是喷出了一口逆血,单膝跪地,脸色有些惨白,苏晨目光一闪,连忙扶住雅典娜斯。

“你没事吧?”

苏晨关切的问道,雅典娜斯的手很凉,脸色也很难看。

“没事,死不了,不过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

雅典娜斯苦笑着说道,能躲过一劫,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不是苏晨,她必死无疑!自己的二十八星宿战神,被劳伦斯勒彻底的毁掉了,守护帕特农神庙的重任,她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把你两只手给我,抓着我的手。”

苏晨郑重的说道。

雅典娜斯抬头看了苏晨一眼,脸色有些绯红。

“别误会,总之抓着我的手就可以了。”

苏晨诚恳的说道。雅典娜斯低首点头,两只白皙软弱的小手全都被苏晨攥在手里,雅典娜斯心头一颤,男女授受不亲,她的传统观念很强,即便是二百年前,奥古涅丁也只不过拉过她的手而已。如今两只手全都被苏晨攥在手里,雅典娜斯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不过她的脸是异常羞红的。

苏晨倒是没想那么多,而是靠着自己丹田之中的能量晶石,将能量传导,使得雅典娜斯的伤势逐渐恢复起来,虽然速度并不快,但是这种神奇的感觉,让雅典娜斯心中说不出的畅快,尤其是那股精纯的能量输入她身体之中的时候,她更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身上的伤势也在潜移默化的恢复着,而且,在苏晨的体内,雅典娜斯感觉到了一股无比强横而神奇的力量,似乎就像是汪洋大海一样。

“真的好特别。”雅典娜斯心中想到。

苏晨紧紧的攥着雅典娜斯白皙光华的玉手,不得不说,十分的享受,不过苏晨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是安安心心的为雅典娜斯疗伤,想要一鼓作气帮她彻底恢复是不可能的,但是让她减轻一些痛苦,并且帮助她恢复一部分伤势还是不难的,二十分钟时间,苏晨体内的能量不断涌入雅典娜斯的身体之中,雅典娜斯的伤势也是恢复了一半之多。

终于,雅典娜斯微微睁开双眼,感激的看着苏晨,她从未觉得有一个人会这样成为她的依靠。从苏晨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就变得安稳了许多,宁静了许多。他的脸,棱角分明,他的神态,无比的专注,这个男人并不是俊朗的让人羡慕嫉妒,也并非温柔如大海一般包容一切,但是他却能够给你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这回感觉好点了吗?”

苏晨笑着看向雅典娜斯。

“好多了。真的谢谢你。你叫苏晨?”

雅典娜斯之前听教皇说过,苏晨,这个名字她也有所耳闻,但是已经多年不出山了,所以并不是太过了解。

“对。你叫雅典娜斯。跟雅典娜仅仅只是一字之差,但你比雅典娜更漂亮。”

“你真会说话。”

雅典娜斯也是从容一笑,但还是略显羞涩,她的气质,同样让苏晨都为之折服,女王一样的女人,是任何男人都会在其面前黯然失色的。

“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苏晨耸耸肩,无比认真的说道。

“我的手……”

雅典娜斯尴尬的说道,苏晨还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

“不好意思,忘记了。”

苏晨挠挠头,握着这双手,感觉还真是不错。

“本以为今天在劫难逃了,幸好有你。不过现在连二十八星宿战神,也都已经死的死逃的逃了,作为希腊的守护者,也已经支离破碎了。”

雅典娜斯叹息一声,神色严峻,她虽然很稳重,但是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任谁心里都会相当难受的。

“我也是尾随他们二人而来的,否则的话,也未必会在此相遇。”

苏晨道。

“他们来找我,无非就是为了我手中的死亡之书,苏晨,想把这死亡之书交给你,可以吗?我知道对你来说,这死亡之书就是烫手山芋,可是我现在真的没办法了,如果我还死死的握着死亡之书不放,希腊肯定会因此遭受灭顶之灾的,传承千年的帕特农神庙,也肯定会随之覆灭。”

雅典娜斯温柔的双眸之中,闪烁着企盼与希冀。

苏晨沉默了片刻,看样子雅典娜斯对于死亡之书真的不是很觊觎,只不过她不想让死亡之书落在教廷的手中,那些心术不正的人,肯定会借着死亡之书大做文章的。而雅典娜斯将死亡之书给他,无疑是将这烫手山芋给了他,未来,他要面对的危机,也将更多。

“你是不是觉得很为难啊?”

雅典娜斯心中一想,苏晨本意并不在此,自己将死亡之书交给他,就是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了,这种做法,的确让人有些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