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
作者:血色浪漫 更新:2019-09-23

“你的雌性,你不是说不会找雌性的吗?”修挑了挑眉毛。在遇到瑟雷斯的时候,那时候就是一个只知道不断变强的兽人,不喜欢雌性也从来没有想要和雌性在一起的意思。后来婉转的从别人那里知道了瑟雷斯的遭遇,那个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的经历让他不会轻易的和一个雌性在一起,重蹈覆辙不会在他的身上重演,他不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也不想让像他目前那样的人出现。

“那是因为我遇到了喜欢的雌性,真的喜欢,心甘情愿的和他在一起,”说到这里瑟雷斯身上满满的都是温柔和爱恋。

任谁都看得到瑟雷斯是真的喜欢眼前这个人。

这个和上次比起来还真是完全不一样的瑟雷斯说实话让人羡慕也让人憎恨,试问谁喜欢看到别的雄性在眼前表演恩爱。

“瑟雷斯,你真是一个好运的家伙。”一旁的伊格尔受不了两个家伙无视他的存在立刻跳出来耍一耍活宝。得到两个人白眼一枚。

“狐媚的狐族。”满满的鄙视的味道,瑟雷斯就是不喜欢长得比雌性还要漂亮的狐族,就像现代人看到娘娘腔,怎么看就是不顺眼。

“喂喂,狐族怎么了,这么看不起狐族。”伊格尔很委屈。

说完同时得到两个人的白眼。

真是活该,忘记了修原本的目的和他自己想要吃美食的愿望。

伊格尔收到白眼识相的默默的退开。

“你母亲回来了?”修是个心计很深的人打算和瑟雷斯说说家常来套瑟雷斯的话,这原本只是一句客套话。没想到得到瑟雷斯的回应。

“没错,我母亲回来了,修没想到你的消息那么精通,明明很少离开你那个阴暗潮湿的蛇窝。”瑟雷斯逮到机会就不放过损人的机会。

他哪里知道,只是一个客套话。没想到还说中了,不过面瘫内心在震惊,脸上都是没有表情。

“那你怎么离开虎族了,这个时候不是该和你母亲在一起。”

“和母亲在一起的是父亲,而我要和自己的伴侣在一起。”他现在一切都是以夜刹为主。他们两个人才是度过一辈子的人。现在他是很在乎夜刹肚子里的小崽子,因为那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他在乎,但是比起小崽子他更加在乎夜刹。

瑟雷斯情话绵绵,夜刹无视,刚才经过一次战斗,好久没有这么淋漓尽致的战斗了,一下子这么下来,困意来袭,找了一个地方,看着瑟雷斯闭上眼睛开始假寐。旁边的话语成了最佳的催眠曲。

“没想到,瑟雷斯你也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只是没有碰到那个人。”“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可以随随便便的碰到一个神使吗?”修可以确定夜刹就是神使,那个吸引他的感觉,要不是神使出现在虎族,说不定他也是有机会的,没想到就这样错过了。

原本正在假寐的夜刹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下子睁开,看了一眼修,眼中满满的都是趣意盎然,没想到也有这么有心计的兽人,还以为都是瑟雷斯这种类型的。

果然有人的地方少不了勾心斗角的。刚才说了那么多话都是铺垫吧。

有趣。

听到这里色瑟雷斯在听不出修的想法就没资格竞争族长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瑟雷斯没有说是为没有否认。

“因为能够打动你的人不是一般人。”修好无愧色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瑟雷斯。

“修,你们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神使?可是雷布斯叔叔不是讲神使带来的技术共享了。”其他的部落还有什么目的,打算抢人吗?

不得不说瑟雷斯真相了。

修不是笨蛋怎么会直接说出来,虎族肯定有了自己的应对策略。

“我们只是打算拜访神使。”

“这个不需要,我和夜夜正打算一个个部落拜访过来。你们不需要特地过来。”

夜刹听到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这正好给他们一个前去其他部落的借口,反正暂时是不会回到虎族部落了。

什么,绕是在冷淡的修都要坑骂了,神使会来拜访他们,谁会相信,将心比心,若是他的部落得到了神使也肯定会藏起来不被人看到的,虎族部落怎么会这么大方,可是他们的行为又不得不让人相信,这是真的。他们已经在半路上了。

“那么这些食物。”修看着那里熟悉又陌生的东西,这些每个兽人都见过,可是谁都没有吃过,尤其是这种方式,从来没有见过。

“这些是夜夜新发现的食物,以后也会交给每个部落。”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像虎族一样。

想到这里瑟雷斯不免有心担心,他的夜夜那么辛苦的为了部落着想,可族人不仅不感激,还让有了小崽子的夜夜在外面奔波劳碌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

“好吃吗?”想了半天瑟雷斯只有这么一句话。

“好不好吃,为什么不自己尝一尝。”夜刹冷清的嗓音,让所有的兽人都看向他。

修的动作让夜刹很满意,没有二话的吃下了那些色彩艳丽的食物。

“没有想象中的难吃。”

“若是让你部落的雌性去寻找这些食物呢!”

修想了想,貌似都在一些比较安全的地方,雌性去正好,也不用浪费雄性打猎的人数,不会不利于部落的发展。

这时候修还没有考虑到寻找这些食物的意义,只是下意识的知道神使的做法总会有他的意义。

修没有喜欢的雌性,不会有雌性受苦的想法,也不会有雷布斯的顾虑,所以更加能够接受夜刹的想法,也让夜刹很满意这个人。

瑟雷斯的醋缸子可是要打破了,夜夜对着那条臭蛇那么满意干嘛,还不会喜欢那个阴暗的家伙了吧,这可不行。

危机感十足的瑟雷斯。开始夜夜明明没有这么打算的,他们只是走到哪里算哪里。刚才他说的话,夜夜还不会当真了吧,这可不行。

“你可以决定你们部落的事情?”

“我是族长。”“或许可以考虑先去你们部落。”

真的,这是修。

被人捷足先登了,这是伊格尔。

不妙,这是瑟雷斯。

“可是,夜夜,我们不是打算先去……”

“我改变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