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私下成亲
作者:柳暗花溟 更新:2019-09-23

两年后。

……

国子监的毕业典礼年年有,只是今年特别隆重。因为毕业生中有大燕的太子殿……不对,皇太女殿下,也就是我,以及第一位最高等级的留学生,也就是大赵国的太子赵关,另还有一位亲王级别的大咖。可以说,这是破天荒的事。

顺便说一句,一字并肩公羊明,公羊潇洒的爹老当益壮,年前新纳了一名美妾。我父皇要我代替他去恭贺,还赏赐了不少东西。我父皇说:那老小子别的地方赢不了我,处心积虑这么多年,抢江山也没希望了,精心培养的儿子,就拜倒在我女儿的国子监校服下,哈哈,他得多郁闷啊。所以,他就想在“那方面”胜过我,搞出这一出。岂不知我有你母后,情比金坚不比美女如云还快乐,换个神仙给我做,我也会拒绝的。

我本来不想去,纳妾什么的,完全是无视女性的尊严。不过毕竟在古代,而且我父皇都这么说了,也只得去晃了晃。到场的时候,顺手抄了苏轼的那首不正经的歪诗调侃,一经风传,又大大出了把风头。百姓们都说,皇太女殿下真是天纵奇才!从此在大燕国,不重生男重生女!

这话听得我纵然脸皮厚,也透出不一般的红来。有道是: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压啊压,可能压力太大,又或者铆足了劲出手,哪想到我父皇不接招,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于是公羊明发泄得过分了些,在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伏在美妾的肚皮上,第二天早上就没醒过来。虽说以他那个年纪还能牡丹花下死,确实比较香*艳*风*流,可毕竟是死了。

为此,公羊潇洒休学半年为其父王治丧。落下了功课。当然又成功的留级一年,最终能够赶上和我一起毕业。因为他父亲的王爵是三代不减等的,所以他自然继承了王位。如今。已经是贵为亲王了。

综上所述,这届的毕业活动搞得像国庆似的,连续庆祝了三天,不仅全国放假。皇上还赦免了一些轻罪的犯人。以此,来显示国家尊重知识。让老百姓们更加爱戴做学问的人。

当然了,正式典礼的那天,我做为女生部的学子代表发了言。令公羊潇洒特别不爽的是,男生部的代表是阿邦。

“你有什么不服气的。你个留级货!”小武说得毫不容情,一脸鄙视,“作为学子代表的。全是品学兼优的人好吗?”

虽说事实上,公羊潇洒的文武学问都是最好的。他留级是为了等我,但就算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说起来也不那么好听哇。

“何必说得这么直白呢?”阿邦摇摇扇子,遮着半边脸,一双发绿的眼眸水汪汪的,居然笑出点倾国倾城的意思来,“潇洒兄贵为亲王,你让他的‘老’脸往哪儿搁?”他特意强调那个字。

公羊潇洒甩甩袖子,走了。其实,他也才虚长那么几岁好不好?

“我就是看不惯他。”小武直言不讳,“他拖着不毕业,不就是为了盯着纷纷吗?生怕我家纷纷喜欢上别的男人。切,小人之心。”

“难道你对纷纷没有别的想法吗?”赵关唯恐天下不乱地着补道。

小武一脸理所当然,“那不是很正常吗?我家纷纷那么可爱,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多简单个事。你们敢说,你们不喜欢?”

他的虎目掠过一众男生,没一个摇头的。好家伙,不喜欢皇太女就不是男人了,这个责任谁扛得起?这样这样,以后在国子监里还能不能愉快的学习了?

此时,典礼刚刚结束,为时三天的全国欢庆正要开始,同学们三三两两坐在国子监的花园内休息闲聊。因为提起公羊潇洒与我的感情问题,本来坐在一堆的人作鸟兽散。而我,则像一只小壁虎似的,趴在假山岩上,偷听他们说话,完全没有惭愧。当然,也没被发现。

笑话,谁说我进了女生部就从此不淘气了?当初女扮男装时,我会翻墙跑出去玩。现今,当然也可以钻狗洞混到男生部这边。正所谓,人不闯祸枉少年啊。

“喜欢有什么用?”赵关叹了口气,“听说哦,毕业后,纷纷就要嫁给公羊潇洒了。不然以那小子的脾性,纵然笑眯眯的,他能这么轻易就被骂走?”

小武张了张嘴,最终沮丧的垂下头。

“他不过仗着自小就知道纷纷是女孩罢了,他无耻。”阿邦不服气,“我和小武输在懵懂无知,太纯洁了,不然断没他什么事的。”

“唉,这就是命。”赵关轻叹。

别人不知道,我却清楚得很。赵关小坏蛋两年内无数次明里暗里挖公羊潇洒的墙角,特别想两国联姻来着。不过我早就喜欢了公羊潇洒,所以不能回应他。

“也未必哦。”沉默片刻,阿邦忽然笑了一下。

我觉得,他再这样下去,绝对有祸国殃民的潜质。魏国听说是要出女王,我父皇一直跟我说,将来有阿邦做大燕之肱骨之臣,外交事物必定顺风顺水的。

“什么意思?”小武立即问。

光*屁*股时就一起玩的朋友,实在太了解彼此了。小武一看阿邦的模样美得很,就知道他要冒坏水儿了。

阿邦瞄了赵关一眼,意有所指地道,“听说你们赵国也要效仿我们大燕,在国子监设立女生部,并且要招收留学生了?”

赵关愣了愣。

但很快他目光一闪,彻底明白了。于是是他笑出了一口白晃晃的小牙,像是要咬人般,“我父皇来信,确曾与我说过这件事。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何况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所以我打算邀请纷纷到我大赵国留学呢。虽说我们赵国不及燕国物宝天华。但也有独特的历史文化,值得学习。”

阿邦递了个“你很上道”的表情,而后叹一声,“纷纷常说,她要走遍大好山河,好好看看这个美丽世界呢。只怕正式的邀请书一来,她立即就能答应。成亲什么的。怕有点来不及了。唉。我祖父本来也催我定亲,之前春假的时候,还弄了个游园会。把京城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全请到了。奈何我心似铁,一心向着学问呢。”

赵关眉开眼笑,伸手比划了个三字。意思说留学邀请书会有三张。

小武听他们你来我往地说得热闹,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他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忠诚。于是皱眉道,“我们是纷纷的伴读啊,纷纷要留学,我们也一定要跟着的吧?只是这样。公羊潇洒怕是不乐意啊。”

阿邦“唰”的收起扇子,反手敲在小武的头上,“笨。就是要他不乐意啊!”

小武又不是真的笨,不过反射弧有点长。此时话说透了。哪还有不明白的。

“年轻人,学业第一?”他很高级的蹦出一句。

“当然第一”

“两国的文化交流很重要?”

“重要得不得了!”阿邦和赵关异口同声。

然后,三人奸笑。

我从假山石上溜下来,蹲在角落里想心事。我本意是偷听八卦,不过现在搞得自己心里七上八下。赵关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想把我请到赵国去,然后近水楼台,日久生情什么的,最后成功截和公羊潇洒,到底要燕赵联姻。至于阿邦和小武……纯粹是不服气,故意捣乱……事实上是舍不得我。

我们三个是真正的青梅竹马,虽然人终究要长大,终究要有各自的生活,将来也会在朝堂中相携一辈子,可是也终究是舍不得那种两小无猜的亲密无间。所以,他们是想延长少年岁月。

我呢?我喜欢公羊潇洒。这一点毋容置疑。我很幸运,有多少人的初恋能最终修成正果呢?有多少人的男票,像他一样辛辛苦苦爱了我十几年?可是,我也真的想到赵国去看看。不得不说,阿邦和赵关三言两语,却真的打动了我。

“打量着毕业了,就可以胡作非为,没人能管你了吗?”一个声音,冷冷的从头顶传来。

我抬头。

阳光下坚毅的男子,英俊的眉眼,成熟内敛的风格。

顾荒城!

他终于任教期满。我父皇说,正要给他调动调动。但具体如何,还没有确定。

“那个……我肚子疼,才在这儿蹲会儿。我是找……找顾司业有事。”我麻溜儿的撒谎,却有些怀疑他到底来了多久。

“不知刚才是谁,趴在假山岩上好半天。难道,是我眼花?”顾荒城哼了一声,但眼神中却没有责备,反而有些好笑的意思。

我见了他就发怵,还想将来若我治国,而他为御史,我必定活得比我父皇还悲催来着。此时见他神态温和,暗中松了口气。

才想编点什么好听的话,把这篇揭过去,就听他似沉吟地道,“皇上说,有个派外教的机会,我倒是答应不答应呢?”

我瞬间透心儿凉,却又把那颗凉透了的心妥妥的放进肚子里。因为他这话的意思是说:他知道我早就偷听了。但是,他也一样偷听了。

“那什么……不耽误司业大人思考,我去准备要表演的节目。”我速闪。

“人只年轻一次,不要为了儿女情长而失了开阔眼界的机会。”他的声音从身后钻进我的耳朵。于是,我明白了他的立场。

我心不在焉的参加庆祝毕业活动,之后在皇宫里又闷了三天。虽然心中有倾向,但终究不知怎么和公羊潇洒商量才好。岂不知在我犹豫期间,赵关已经麻利的向我父皇提出邀请,阿邦小武表示唯我马首是瞻,而顾荒城也提出了担任赵国国子监外教的要求。

“你是想瞒着我偷溜吗?”公羊潇洒不知何时出现在我面前。

我扭手指,抠衣带,就是低头不语。

本来说好的,毕业就成亲。现在是我要失信,自然不好跟他直接开口提。

他气得咬牙。“你吃定我了是不是?就知道我宠着你,从不忍心违背你的意思,然后你明明想走,却还要我点头答应。公羊落瑛,你你……你气死我了。”

扭手指,抠衣带,低头不语。继续这样。

“我们必须早点成亲。这样才能早点生下继承人。”他几乎跟我吼,“这也是你的责任啊,不能因为你想延长学子时光而逃避。公羊落瑛。你还有没有点责任心了?难道你想让皇上这么大年纪,还在朝堂上支撑?”

扭手指,抠衣带,低头不语。无限循环……

“不许去!”说着,他突然拉我入怀。在我耳垂上咬了一口,“今天,我就驳你一回,让你以为我好欺侮!”说完。白影一闪,人就不见了。

我捂着耳朵,吸着凉气。看来他真恼了。这下咬得有点疼。等他走后过了至少半柱香时间,我才感觉出身子发麻来。

表明心意快两年。我们虽然时时见面,但肢体接触比从前还少。毕竟,现在是“男女”有别了嘛。偶尔他情不自禁的对我亲昵,我基本上就跑掉了。我从不知道的,我是现代穿来的,却比古人还会怕羞。

“刚才那白影是公羊潇洒吗?”正在这时,曹远芳一边回头看,一边溜达了过来,“我服了,亲王殿下的功夫看来是真好,绝不比我师兄差。”

“这重要吗?”我没好气,“帮我想想要怎么说服他,让他高高兴兴送我留学去,不要跟我闹别扭才是你该关注的问题。”

公羊潇洒说得也对,我父皇年纪渐大,虽然还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但若我留学赵国,他是不能跟着去的。他大概知道这一点才会生气,到底是因为不舍。这时候的他,已经被我父皇带在身边理政。

当时说好的,我们成亲,生了宝宝继承王位,但孩子长大也要时间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必定是摄政王,于政事一道必须精通的。不过,若说我父皇想早点退位,这个我不同意。他老人家干劲十足,很喜欢治理燕国。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如此不孝的想去留学。

所谓父母在(身体不好),不远游嘛。

“来,给我讲讲是怎么回事?”曹远芳豪气的拍拍胸,“本侠女帮你解决。”

我瞪她一眼,详细把自己的想法和公羊潇洒的反应说了。虽然曹远芳真的不太靠谱,可谁让她是我惟一的闺蜜呢?

“其实吧,他等你这么多年,这么耐心等你长大,真的不会在意再多等两三年的。”曹远芳给我分析。

“他是怕我变心。”我总结,心里门儿清。

赵关就算了,虽然可爱,我对他总是有戒心的。但是阿邦和小武实在太优秀了,再加上个顾荒城,这些人天天围着我转,公羊潇洒是很有心理压力的。关键是,我们甚至没有海誓山盟过。

“对头。”曹远芳用力点头,“可是成亲神马的,真的是为了生宝宝?生宝宝只是副产品,不是真正的目的吧?”边说边递过来一个媚眼,意思是:你懂的。

我忽然有点扭捏。

公羊潇洒对我的感情很深,也很热烈,我当然懂的。不过只能看着,却不能想抱就抱,想亲就亲,当然也不能那啥那啥。这就好比要饿死了,最爱的美食就在眼前却不能吃一样,他很难受的,我很理解。

可这种问题,这么直白的说到表面上……我羞涩之下,就急于找点什么事反击,好把心情遮掩下去。于是我就说,“行了,快别对我使眼色了,眼睛要脱眶了。你别忘记,你们家老顾也要去赵国,两年来你都没搞定他,你要怎么办?”

“我会做为先生的家属去的。”曹远芳突然脸红如血,这么二的姑凉,居然不敢直视我。

我大吃一惊,“你……你……你不是……”

“在你犹犹豫豫的这几天,我是干了实事的。”曹远芳咬着唇说,“我师兄那个人是很负责的。”

我倒抽一口冷气,“意思是……意思是……”

“是啊,我把他反推了!你那是什么表情,当初不是你出的主意?”曹远芳的脸上有点挂不住,打了我一巴掌道。“前天我趁他不备,给他下了点药,然后把他迷那啥了。”

“女侠,女侠我服了你了。”我趴在地上,抱曹远芳的双脚。怪不得听说顾荒城两天都没上朝,原来治疗自尊心去了。那个人那么强势,守身如玉了二十多年。没想到以这种方式进阶了。

曹远芳使劲把腿抽出来。“别闹!别闹!只要你也用我的方法,公羊潇洒就放了心。让他吃到甜头,他舒服了。自然会放你走。就算舍不得,他心里至少是踏实的。反正你们要成亲的,早晚要挨这一刀。”

据说,那啥是很美好的事。为什么要形容成挨刀?

“明天我把药给你拿来,你速战速绝。对了。还有书。没有指导的话,你哪里会做?果然啊,知识就是力量。”

“女侠,这句不是用在这儿的好嘛。”我给她跪了。“我也不需要药,你家老顾会反抗,我家潇洒哥是巴不得。只要我表明态度。化身为狼的只能是他。至于书什么的,本太女学识渊博。没吃过,却见过很多。”笑话,现代资讯发达,那啥的所有程度,我烂熟于胸。

“那你决定用这个方法了?”曹远芳斜我。

我犹豫,最终一咬牙,点头。

本太女豁出去了,不就是主动嘛!

……

三天后,我以去城外皇庄避暑为名,大晚上的的把公羊潇洒叫了来。之前我想了个法子,把阿邦和小武远远支开,还吩咐红拂和绿珠,不管寝殿里发生什么响动,也不要进来。

公羊潇洒经常出入皇宫,所以这种孤男寡女的行为虽然诡异,倒也没引起太多注意。

他来的时候,仍然气呼呼的。之前几天,他一直跟我冷战来着。可今天我特意打扮了下,头发松松在头顶挽了个髻,薄施脂粉,穿着红色薄纱的衣裙。这种衣裳需要光影配合才能出效果,所以他进门时没觉得什么,随后发现四周一个侍候的人也没有,而我一站起来,烛光加月光就把我周身映得几乎是半透明。

“你……你这是要干吗?告诉你,美人计没用。”他有些慌乱,似乎有些燥热的扯了扯衣领,目光不敢在我身上停留。尽管,态度貌似还强硬,最后还重重哼了声。

“那这样呢,有用没用?”我干脆挨着他坐下,克制着羞涩,往他怀里挤。

他身子僵了,却不是冰的,而是像闷烧的热炭。

“纷纷……”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之后无奈的道,“我不能让你走,我舍不得你离我那么远。你知道的,我不能随你去。”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学着言情小说的手段,手指在他胸口上轻轻划着,身子伏得更低。从他的角度,大约能看到我胸前雪白。我可是很有料的,不信他不受诱*惑。他正值血气方刚的时候,又那样爱我。平时能忍住是因为我非常老实,若我主动,他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果然,他心跳如擂,很艰难才稳住声音说,“纷纷,你要知道,相思也会要人命的。”

“那我们成亲吧。”我抱住他的腰,说出准备许久的台词。

啊?!他很意外,略冷静了些。

“要立即准备吗?也好,那时正是秋高,气候很好。”

身为皇太女,大燕惟一的正版继承人,我的大婚是很复杂的。礼部大小官员要努力几个月,才能完成整个程序,不是说结就结的。

可是……

“仪式不重要,不过是做给人看的。但只要你我有心,今日以月为证,就可以成亲。”我的双手向上,攀住了他的脖子。趁他还没冷静下来,鼓足勇气吻上他的唇,又舔又吮。

他倒吸一口凉气,却被我借机侵入。我当然不会什么,也没有技巧,但很多事是可以凭本能的。笨一点有什么关系,关键是够火力。

他果然很快被压倒,反客为主的回吻过来,激*烈狂*野到我始料未及。这时我深深明白,他对我有多么渴望,又是压抑了多久。

我们是坐在大殿窗边的长塌上的,他紧紧抱住我,情不自禁地在上面翻滚起来,呼吸粗重到无法自持。很快,我的衣衫和头发全乱了套。不过他到底凭着仅剩的理智略拉开了我,眼中的渴望完全无法掩饰。

“纷纷,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哑着嗓子问。

我拉他起来,对着月亮认真跪下,“我,公羊落瑛愿嫁与公羊潇洒为妻,爱他、尊重他、保护他,无论贫穷与疾病,同甘苦富贵,患难与共,不离不弃,一生一世。”说完,就让他跟我念一遍。

他看着我,目光闪动,誓言似的念着。除了一生一世,他改为了生生世世。

“之后呢?”我们互相凝视良久,当我身子快冷下来时,他微笑着问。

“成亲完毕,那洞房吧。”我豪迈的说,再度把他扑倒。

“好,我们生宝宝。”他却把我从长塌上拉下来,直接走向阔大的、挂着红色鲛纱的大床。

月光如银,醉人的声音四起。我们纠缠不休,拼命贴紧了对方,像要把所有的爱都告诉融合在一起的人。

……

八月十五之后,我启程前往赵国。

少不得,又是一番离别相送。车马行出半晌,我从车辇上回头,望着公羊潇洒骑马凝立的身影还在城门口,不禁按了按小腹。

私下里成亲,谁也没告诉,是为了以实际行动给他承诺。然后,我就能去留学,增长知识见闻。然后回来,和公羊潇洒一起渡过长长的人生。

可是他太“勤劳”了,那晚之后,我们见面虽然还偷偷摸摸的,可这情形却也刺激得他勤于“耕作”,夜夜翻宫墙,就算是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但是……此时肚子里千万不要有馅啊。

听说怀孕生子会笨蛋三年,那我还怎么毕业啊!

……………………………

……………………………

…………66有话要说……

番外终于放上了,让大家久等,对不起。好在此篇有快七千字这么长,本想分上下两部分的,但还是一次放上。

内个,只有肉渣。但在目前的环境下,已经很不错了哇。

今天是小年嘛,祝大家小年快乐。

因为本书完结了,我也没有新书,过年时不能如约在更新中给大家拜年。所以提前祝大家羊年大吉,万事如意。

我大约四月底放上新书,那时大家请再来吧。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