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上古诸神
作者:阿诺与某个辛格 更新:2019-09-23

  南阳关保卫战十年前,神界,神庭,雷神将军府,主演武场。

  “三弟!哎?还练剑呢?别练了,走,跟哥看热闹去。”

  从院门后突然闪出的男子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练习巨剑,顺手插在武器架上后,拉着我的手就往门外跑去。

  这一年,我十二岁。刚刚拉我走的那个男人是我的大哥,他是要带着天生不喜热闹的我,去看一场政治联姻的产物——来自西方宙斯神界的的一位公主:艾拉·宙斯。

  自上一次神器之战已过千年之后,在这新一届的“神器之战”即将到来之际,各界的各大势力和小组织可谓是风起云涌。   凶杀、联姻、离间、盟会……

  每个人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在这即将到来的约定之日,借用神器的力量干出一番大事业。

  而作为在上一次神器之战中夺得号称“不死之玉”的百草之玉的东方神庭,夺得号称“无尽根源能量”的虚无之尘的基督西方神庭,还有与“虚无之尘”失之交臂的宙斯西方神庭更是动作不断。

  由于在上一届神器之战中基督神界黄雀在后的抢走即将属于宙斯神界的“虚无之尘”,暴怒的宙斯神界,千年来几乎就没停止过对基督神界的进攻。

  但是被基督神界化为无数个“天使转生池”的“虚无之尘”,以无穷无尽的中低阶天使海洋始终抵挡着来自宙斯神界的凶猛进攻。可谓是“终极极限暴兵流”的基督神界不但没有陷落过一次,反而还打到了宙斯神界的老家——奥林匹斯山上。

  出于战略考虑,在太白金星提出“三足鼎立政策”的前提下,同样拥有上古神器的东方神界以调停者身份站在了两方中间,以“下次还有机会”、“同是神界人”、“不能让魔界占便宜”等等理由和绝对的武力制止了这场“报复战争”,终是形成了整个神界以“宙斯西方神界”、“基督西方神界”和“东方玉帝神庭”以及无数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势力的三足鼎立的大格局。

  如今,千年来发愤图强可始终还是差上一分的“宙斯西方神界”派出了他们的友好使者,提出以联姻的方式与东方神庭缔结盟约,希望在“约定之日”来临之时不要中途插手他们与“基督西方神界”的宿怨。

  当然现在人都过来了,也就是说东方神庭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只是有一点我一直很奇怪,这次联姻并没有特别指定由谁来迎娶这位洋新娘,而是以类似“质子”的方式将这位与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压在了东方神庭,等其成年之时让她自己来选择她未来的夫婿。   而今天,就是她到来的日子。

  帝王风流,三神王中以宙斯为最,经常下界的他,可是连**老妪都不放过的存在,这是整个神界都众所周知的事情。

  所以,当阿波罗驾驶着他的太阳马车降落在这张灯结彩的神庭南街时,所有人都恶意的想着:这公主是不是因为在那边实在是太丑了,才在简单的进行了一个认父仪式后,就火急火燎的送到了东方神庭。

  当大哥拉着我找到早就占据一块好视角的临街地皮的二哥时,送亲队伍也刚好要经过这里,要是再晚上一小会,估计就错过这一零距离观察送亲队伍的机会了。

  “哎,大哥,三弟,你们说她长得什么样啊?会不会是长得和传闻中那样的鬼卒脸?”

  “传闻不一定是真的。”性格稳重的大哥看着那太阳马车后的车厢沉思道,接着他又看向我,“三弟,你觉得呢?”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看着那即将即将经过面前的华丽车厢道:“等会就知道了,反正到时候……”

  我停下话头不是没有原因,因为坐在马车里的女孩刚好在经过我面前时拉开了车窗,让我得以看到她的真容。

  白皙的肌肤,蓝宝石一样的双瞳,长长的金发打着两个调皮的发卷垂在她那张还有些婴儿肥的脸的两侧,藏在窗帘后半遮半掩的她更是平添了她的一份神秘感。

  是个美人胚子,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是个“丑八怪”。也许是出于新奇吧,此时的我认为她甚至比经常来我家玩,还常给我捣乱的西海龙女——欧阳如月还要好看。   随后,她就再次拉上了窗帘。   大哥狠狠地揉着我的头。

  “没看出来啊,这么小就知道女人的好了?长大了还不得成色狼,去祸害多少少女啊?”

  我抓住大哥的手从我的头上拿了下去,整理了下被揉的一团糟的头发。

  “才不是呢!我只是觉得新奇罢了,再说光是那个姓欧阳的丫头就够我受的了,我可不想烦上加烦!”

  事实上,这句话我只说了一多半,至于没说出来的部分则是关于“百草之玉”的秘密,武技及未来的秘密。

  虽然不及“时之日晷”那般的精确,当我在两年前因好奇而偷偷跑到“圣玉宫”里接触到“百草之玉”后,从开始的若有若无到两年后越来越强的危机感、大量的知识,以及一旦停止训练就难受的不得了的武技瘾,促使我迅速成长为一名合格战士的同时,也在大幅度的改变着我的性格。

  就像这两年,我就从一个还算活波好动,喜欢热闹的孩子,变为了一个喜欢安静,讨厌像聚会那种场合的小小少年。

  这也是为什么在原来还会去看上一看的我,在心中还需要大哥亲自来叫我的原因。

  但我没想到的是,就这么算是“擦肩而过”的一眼,却让这个因为政治联姻而先从人界来到“宙斯西方神界”,然后又来到“东方神庭”的女孩,艾拉·宙斯的心,彻底乱了。

  (他是谁?年纪与我相仿,却有一副透着冷静与智慧的眼睛。)

  女孩从怀里拉出一条项链摊在手掌上,看着它六芒星的每个银色边角,回忆起她到这里之前的事。

  在这个神话时代里,人界宇宙中可以住人的星球虽说不是很多,但以宇宙的庞大,还是可以以“无数”来形容这一类生命星球的多寡。

  而菲里曼帝国所统治的这一颗艾华斯星球,就是这么一颗归宙斯西方神界统御,信仰宙斯西方神界诸神的国家。

  某一天,一个命运早早就被注定的女婴出生在这个帝国的皇室,取名:艾拉·菲里曼。作为第九公主,帝国之花,神眷之女,成长在这个皇室之中,受尽所有人的宠爱以及严格的教导。

  直到她十二岁时,就像她出生时赫尔墨斯与阿波罗降临世间亲自为她祝福的那样,再次来到这个帝国的他们准备要将她这个早已预订好的“礼物”接往神界,打包之后再送往指定的地点。

  临行前,她的请求被允许,用一天的时间同她的父母老师,兄弟姐妹们做最后的永久告别。

  当她在御书房找到她的父皇时,这个埋首在文件堆中的男人,根本连看她的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她在做了个告别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但是她在离开后,身为帝王的男人却仰首靠在华丽的椅背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行清泪缓缓滑过他的脸庞。

  然后,她来到了她母亲所在的宫殿。她发现,不光是她的母亲,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在这里。就算是她那几个动不动就互相打生打死的皇兄们,在这一刻也都安安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走进寝宫内,做最后的告别。   然后,她的母亲在恋恋不舍中告诉了她一个消息。

  “女儿,你的神术导师在静心亭等你,她有件礼物要在你临行前送给你。”

  女孩点点头,依言来到了位于御花园中的“静心亭”,找到了她的神术导师。

  她的导师什么也没说,直接从怀里拿出一根漂亮的六芒星项链,递给了她。

  她的导师修炼的是一种类似“大预言术”的神术,修炼到高深时,只要不是什么太过荒唐的事,都有极大可能在说话的时候“出口成真”。

  所以,知道导师难处的她并没有继续为难下去,同样做了个最后告别后,就来到了那两尊大神的跟前。

  阿波罗敏感的眯着眼看向她的胸口,那条六芒星项链的所在处。

  “你这条项链是从哪里来的?我在上面感觉到深渊的残留气息。”

  说着,一把将项链吸到手中的阿波罗就要摧毁六芒星项链。   但他紧接着就被赫尔墨斯阻止了。

  “给她留个纪念吧,反正对你来说,净化这么一丝深渊气息并不困难。”

  阿波罗想了想后,手掌上燃起金色的火焰。经过太阳真火的短暂煅烧,本就能从上面感觉到庞大神圣能量的项链,从这一刻起,似乎带上了一丝神性。   然后……   “这么好玩的事我怎么能放过?”

  玩心大起的赫尔墨斯顺手赋予了项链他自己的一丝神力,风的力量。

  项链失而复得,艾拉·菲里曼却没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就算是要她的命,她也不敢说什么。从小的教育就告诉她,得罪这么两尊大神可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处,更何况这两人中还有一个是“太阳神”的存在。

  之后,三人前往祭坛,金、绿、白三道光束一闪,便来到了奥林匹斯的神殿外的广场上。   这里,宙斯已经在这里等待多时了。   宙斯:“你就是艾拉·菲里曼?”

  女孩立即跪倒在地,毕恭毕敬的说道:“是的,神王殿下。”   “嗯,抬起头来。”

  随着女孩依言将头慢慢抬起,宙斯的的脸就越来越红,知道又要坏事的赫尔墨斯连忙隐蔽的打出个信号……

  当女孩完全抬起她那张俏丽的容颜时,宙斯脑海中的那根断过无数次的,名为“理智”的弦又断了。

  宙斯装模作样的咳嗦了一声,背着左手,迈着方步,走到了女孩的面前……

  “女士,你真是太美了,所以……”宙斯变出了一束花,插进了女孩和他自己中间的缝隙里,“嫁给我吧。”

  女孩完全愣了,好在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女神的到来,立即结束了这场闹剧。

  来者一拉宙斯的耳朵,一叉腰,随即张开她那张修习了万层功力的河东狮吼功的红唇。

  “宙斯!!!这是第一百零一名了!你还想拖到什么时候?!时间可不多!!!你难道忘了盟约的事了?!”

  “哎,哎,痛,痛啊,赫拉,放手,听见了吗?放手啊!”   “哼!”

  赫拉狠狠地一甩手,拽的宙斯一个劲叫痛的同时,满脸怒容的环抱在胸。

  赫尔墨斯突然觉得全身如过电般“舒爽”了一把,而阿波罗则在背后偷偷地树立个大拇指。

  赫拉上下打量了翻跪倒在地的女孩:“你就是艾拉·菲里曼?”   “是。”女孩虔诚的低头道。

  “好,那么从今天起,你就是艾拉·宙斯了,艾拉·菲里曼·宙斯。”   “是。”

  “嗯,嗯?”赫拉突然一皱眉,接着就是朝女孩的脖子一招手。   “这是什么?”   拿着六芒星项链的赫拉喝问女孩道。   “是我的老师送给我的。”女孩有些怯懦的说道。

  得到答案的赫拉似乎并不满意,她又看向对面那两个做神游物外状态的赫尔墨斯和阿波罗后,又再次看向项链。   然后她微微翘起了嘴角。   (又一个潘多拉?有趣,这次嘛……)

  随着暗红色的光芒一闪,属于赫拉的一丝力量便被注了进去。   接着她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将项链朝宙斯递过去。

  宙斯颇费的长叹一口气,将自己的一丝雷神之力注入到了项链中。   赫拉将项链一把丢在了女孩面前的地面上。

  “戴上它,阿波罗,立即带她去你的神殿休息,赫尔墨斯,去集合送亲队伍,明天一早就出发。还有我不想再看到你,听到了没有?”   “是。”   “好了。”赫拉烦躁的扬了扬手,“快走吧。”   晚上,阿波罗的太阳神殿,偏殿。

  意外到访的客人不仅打破了本应沉寂下来的太阳神殿,也将即将入眠的艾拉再次拉回到现实世界。   “就是你么?小丫头?!”

  浑身上下无时无刻的在吐露着一股血腥味的,有着一脸金色连篇大胡子像一只即将被激怒的疯狮的,比熊还要强壮的男神,刚刚喷了女孩一脸的口水。可艾拉却连抹掉脸上的口水都不敢,只是哆哆嗦嗦的在那石头床上跪坐着。   “我在跟你说话!回答我!”

  似乎是被激起一丝怒气,男神卡住女孩细嫩的脖子,像拎一只小羊一样将女孩拎了起来。   “……是…………”

  瞬间小脸就憋的发紫的艾拉,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吐出了一个字。

  男神满意的松开了他虎钳般的大手,可又突然一愣,一把炒过女孩胸口。痛的本就在剧烈咳嗦的女孩差点就晕了过去。

  这个男神用拇指搓着项坠,又看了一眼瘫软在床的女孩,接着血红的光芒一闪过后,随手将项链甩在了女孩的身上。

  (赐予你一往无前的勇气,省的到时候你连自杀都不敢。)

  之后这个男神便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太阳神殿,只留下女孩痛苦的在床上呻吟着。   “唉……”

  虚空中传来一声长叹,似柔和的轻纱,将女孩的眉头轻轻舒展,摆正她的身体,使其沉沉的睡了过去。

  渐渐从虚空中脱身而出的紫发女神缓缓地伸出她那只洁白无瑕的右手,为石床上的女孩理顺了头发,赶走了梦中的苦痛,治愈了身上的瘀痕。

  然后,她拿起了那条六芒星项链,一阵蓝芒闪过之后,她的力量也最终注入了这条项链中。

  (正义、灵敏、美丽、公正、勇气,再加上我赋予的智慧。)

  女神轻轻地把项链放在了女孩的身边,缓缓转过身,悄悄的离开了神殿。   (但愿这些能让你度过难关,孩子。)

  (神界一天,人间一年,五天了,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们,你们还好吗?我好想你们。)

  艾拉闭上了眼睛,紧紧攥着项坠按在胸口。一时间,外面那为她而喧闹的喧哗声似乎都被挡在了这间华丽的黄金车厢外,再也阻止不了艾拉的思乡之情。

  “宣——宙斯神庭使节阿波罗、赫尔墨斯携艾拉·宙斯觐见……”

  自艾拉·菲里曼·宙斯在这一天被封为平阳公主以来,已过去整整五个年头,距离“约定之日”仅仅还有三个神界年。

  五年来,整个神界积压的暗流可谓是一触即发。什么联姻、暗杀、吞并在大中小势力间早已是见怪不怪,摩拳擦掌的他们都准备在“约定之日”夺得神器,借助这可定乾坤的无穷力量,一举成为一个崭新的超级势力。

  可惜,以东方玉帝神庭为首的三大超级势力是不会给这些小神们这个机会。

  至于“约定之日”到来时,那七件神器究竟怎样从现存地点的重重禁锢下突然消失,还是个未解之谜。唯一从父辈那里知道的是,当七神器散落在整个五大界后,只有一种人可以找到它们。   天命之子。

  神物有灵,像“上古七神器”这样的宝物只有“它”选“人”,而没有“人”选“它”。通过某种特殊的联系方式,神器们可以选定它所选择的那个“活动物”,引导这个“活动物”一步步找到它,得到它的传承并完成“最终仪式”。

  “天命之子”在得到传承后的表现通常就是:像得到一群超级教师严格教导般全方面的极速成长,且烦躁不安,就像被什么可怕怪物在屁股追一样不自觉的去练习这些知识与技巧;

  另在某一方面能力极大幅度提升,比如百分百发挥所持有神器的威力。要知道就是神王这一等级大人物来使用,也仅有百分之八十而已。

  关于“最终仪式”这种从神器最初出现时就存在,两千年来从来没消失的传说,就压根没有哪个“天命之子”能完成过。

  因为这个“天命之子”不仅要从别的“天命之子”手里抢夺并收集全部的上古七神器,还要将它们拿到位于神界与魔界交界,贯通冥界、人界的不周神山祭坛上,更别说那些大大小小各界势力对这些神器的抢夺了。

  虽然,传说中只要能完成进行这个仪式,“他”就可以变得无所不能。

  这些东西早在七年前就装在了我脑子里,或许别的六个神器还需要它们的“天命之子”去找它们,但是我却已经在这七年中逐渐觉醒的记忆里得知了这一切。只是对于还在暗地里沾沾自喜的我来说,并没有意识到“天命之子”,这意义沉重的四个字代表着什么,直到五年后的南阳关血战才……揭开冰山一角。   牺牲,只是开始。

  作为玉帝神庭内三个最强将军府之一的雷神将军府,总是有很多“特权”。

  具有雷火双属性免疫特性的骑士战裙是家里人送给我的十七岁生日礼物,一看上去就知不是凡品的这套护甲,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

  剑是家里斥重金收购的“紫金玄铁”,再由父亲亲自耐着性子用雷火煅烧而成的剑体,加上从玉帝那里讨来,由基督神庭在一年前进贡的那一批“大天使十字架”做握柄部分,最后再请太上老君,用他的“八卦炉”煅烧九九八十一天后方成。

  别的不说,就光“破邪”、“破魔”的能力,“雷啸”,这把长达四米半,剑体宽十五公分,护手宽五十公分的巨剑,净化一个魔王级的邪灵跟砍大白菜差不了多少。不过由于剑体过于巨大,总是携带不便,所幸在剑体上铭刻一个“虚幻之寸”铭文简单的很,瞬间就将巨大的剑体缩短到了不到两米长。

  同护甲一样,“雷啸”也是在我十七岁生日那天由父亲亲自交给我的,而这条六芒星项链,则是在我出发前,艾拉送给我的。

  或许出于最初的好感,或许出于我是“天命之子”的缘故,反正艾拉·宙斯,这个与我年纪相同的小女孩最终还是住到了我家里。

  认真的男人在女性眼里是最美的。五年来,早就被告知要在成年之时做出选择的艾拉,在几经选择之后,最终芳心暗许在我这个与她同龄,又是共同长大的“武痴”身上。   ……   “这个给你。”

  雷家三兄弟中最是沉稳,亦是我敬重的大哥在我临行前,从怀里掏出一物放在我手心上。

  我一看,是属于艾拉的那条从她家乡带来的六芒星项链。五年来,这条本就经过宙斯神庭诸神们加持过的项链,在随着主人来到东方神庭后再次经过雷家法术、三昧真火、三清道术加持,现已是与上古七神器比肩的顶级正能量饰品。

  “因为你选择去魔界以佣兵的身份来完成家族历练,所以艾拉她拜托我,在你临出发前把这条项链交给你。”   我又看了看项链,把它小心的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帮我谢谢她。”话落,我转身朝大门走去,就在我即将迈出大门时,脚下一顿,“如果我能按时归来,我会……娶她为妻。”

  之后,我就头也不回的大步踏出家门。直到从这里再也看不到我的身影时,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忽然从门廊内闪出,眨眼间便跑到大门口出神的向外张望,直到一只有力的大手轻轻按在了她的肩头。

  “放心吧,以三弟七年来天天勤武的实力和那身盔甲武器以及你的那条“雷心”项链,我想没人能够欺负他。”   (再加上“天命之子”的身份。)

  听到这样说,将视线从大哥身上再次转到门外的艾拉,才稍稍放下一些担心。   ……

  作为将门之后,每个雷家子女都要在十七岁这一年走出家门,作为一名战士来往于世界各地的冲突地区,期满三年才可返家。将自家家传的“天雷九诀”融会贯通只是其一,身临其境,了解对手,为将来极有可能发生的战役做准备,才是真正的目的所在。   这也是为什么雷家千年来永不衰落的主要原因。

  稳重的大哥在我九岁那一年只提了把长枪就走出家门,在我十二岁那一年返家,带回来了一张魔界某人类王国的同盟书,还有一个响彻神魔两界的“射月神枪”外号;

  花心的二哥在大哥返家后的第二年也依祖训,带着“雷吼拳套”就走出家门。今年初返家,喜欢四处沾花惹草的他虽然什么也没带回来,还惹了一大堆异族女子,但经他改进的“天雷诀”从此以后便更加适合女子修习,再也不会因为阳气过重,而导致族内女性在修习至后期时,导致阴阳过于失调而变的比男人还要男人。

  现在,轮到我了。三年后我会往家里带回去什么,谁也不知道。鉴于我在家里最是勤武,以至于出发前大家都在猜测,族里已经出了个“射月神枪”,这性格冷漠、善良、不喜热闹且喜欢单干的主家三子,是不是也得带个“冷月剑皇”的称号回来?

  很快,我作为一名佣兵来到魔界已经三个月了。现在作为一名任务达成率百分之百的c级白银佣兵的我,正准备开始这新的一天中的新的征程。   合甲、提裙、蹬靴、系带、戴盔、斜挎“雷啸”……

  从床头摸过代表着艾拉对我思念的那条六芒星项链,看了看,戴在了脖子上,藏在了内甲中。

  走下二楼,感受着一楼大厅里的喧闹,找个位子坐下再朝这所旅馆的服务员要份早餐。依照哥哥们的提示,在前往佣兵工会前,最好先在这食宿与消息一体的魔界人族特色旅馆内打听下消息,没准就能碰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任务团队。

  很快,也很幸运,当我的早餐快要吃完时,一个由一名年轻的金发人类战士、一名鬓须皆白的人类老法师、以及一名身穿全套草绿色皮甲的女精灵走进这家旅馆后,我就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不为什么,只因为当那名老法师看到我后,就直接带着两外两人坐到了我这张方桌的其他三条边上。   (唉,黑发还是太扎眼了么?)   我在微微一愣之后如此想到。

  除开人界,神、魔、冥三界中能拥有黑发的只有这么几种人:

  第一类就是像我这样来自神界东方神庭的神或原住民,但是来到魔界他们除了锻炼自己技艺或谋生的,很少能在魔界的城镇中找到他们。几乎是十万比一的人口比例,要不是运气好,想碰见他们真的很难。

  托大哥的福,自他的名号响彻两界后,神界冒险者就和号称除魔专家的教廷牧师画上了等号。

  第二类,是修习死灵法术或恶魔法术的家伙,黑、暗紫、灰、苍白是这类职业者的常见发色。不过这种被所有种族长久驱逐的家伙,在城镇里是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而且不论如何掩盖,那种从他们灵魂中透出的腐臭味,哪怕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居民,只要稍稍接触都能发现。

  第三类则是特意染发或者一些功法特殊,行走于“灰色地带”的边缘职业,列如暗黑骑士、黑暗游侠、影子刺客等等,又或者干脆就不是人型生物的那一类特殊生物,比如黑龙。

  不过要在像旅馆这样比较喧闹的地方找到他们,还不如祈祷自己的梦想能在下一刻实现来的实在。

  至于他们三个会直接来找我也不是没有原因,由于神界和魔界的环境因素,浑身散逸着神圣气息的我对他们来说,跟一个特大号的篝火没什么区别。而在魔界除了教廷的那些神棍们,就只有来自神界冒险者能拥有这样的气息了。

  老人倒也不客气,坐在板凳上就朝我开口道:“小兄弟,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个冒险者吧?我这里有个任务不知你有没有兴趣接下?”   我放下茶杯,看向他。

  “说吧,是除灵还是除魔?看你们的队伍应该实力不错,去找一个牧师之流的不是更好吗?”   “牧师?”金发男子自嘲的苦笑着。

  我皱了皱眉,“难道跟教廷有冲突?要是这样,恕我不能接受这个委托。”

  “不不不,你误会了。”老法师赶忙摆手道:“这任务跟教廷绝对没有冲突,我们本来也想雇佣一个牧师,可谁知道找遍了附近的几个城镇都没能找到一个驱邪牧师。没办法,我们只好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在附近找到一个神战士,没想到还真就找到你了。”

  (神战士……每次听到魔界人对来自神界的冒险者的专有名词,自己总是把人界那些神力加身的请神者联系在一起。)

  他们看我低头没说话,以为我是在考虑,但他们哪能想到我是在纠结“神战士”这个名词呢?

  “好吧,反正我也正准备去工会里找事做,既然你们看得起我,我就暂且答应你们。不过你们除了任务的具体内容外,能否告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些牧师会放弃外出挣外快的机会?我虽然来这里的时间不长,但我记得要招募一名牧师应该没这么难才对。”

  “这是当然,不过你不觉得这里太吵了么?”老法师示意了下周围。   “哦,来我楼上的房间吧,那应该安静些。”

  就这样,我带着他们三个人来到了我的租住的房间里详谈了起来。至于领着三个陌生人到自己的这个临时的“家”里会不会有危险,只能算是我艺高人胆大吧,而且他们从职业、人种和给我的第一感觉上来看,应该不是恶人之流。   而他们接下来的话,也随即证实了我的一些猜测。

  原来,他们原本是一个标准的五人冒险小队,除了他们这战士、猎手、法师三人外,还有一名矮人狂战士和一名神圣牧师。只不过在教廷的征召下,他们的这个牧师为了自己的信仰,同样也是力量源泉,最终还是告别了他的朋友们,回到了教廷总部所在——索尔萨利。

  事实上这次教廷召集所有牧师到教廷总部的这件事我早已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罢了。

  据老法师所说,这次事件的各种传闻中最可靠的一个是:来自影界的恶魔要打通位面晶壁,好侵占整个魔界。所以教皇要召集所有牧师,为的就是组建一个前所未有的超大结界,从一开始就阻挡异界恶魔对魔界的入侵行为。

  这条传闻之所以最可以,是因为不光是魔界人类王国的教廷这么做,兽族、异族、植物种族,这些魔界的其他种族都做出了类似行动,所以这条传闻才是最可靠的消息。   “据说是成功了,谁知道呢。”金发男如是说。   至于他们雇用我要去干什么,也和我猜测的差不多。

  帮助他们搞定一只守在应该是守在某个宝藏外的大恶魔。

  他们不愿意说具体是哪里,只说是让我去帮他们搞定这只恶魔即可。

  从他们的隐隐透出的纠结表情来看,估计他们已经跟那只恶魔干过好几架了。如果不是被那恶魔的尸体重生术搞的疲惫不堪,自己队伍的牧师又跑回了教廷总部,他们应该不会想到碰碰运气,去找一个可以代替牧师作用的“神战士”的。

  这算是职业优势?不过这可是我来到魔界三个月以来的第一笔大单!总算是不用跑那些佣兵工会的c、d级普通任务和e、f级杂役任务了。

  不过,能在短短三个月内,从最次的f级铸铁佣兵升级到c级评价的白银佣兵,在这个还算比较大的城镇里已算神速。其效果就是,如果我不是一直都是一个人的话,以我百分百的任务完成率,接受个高难度的团队任务早就是家常便饭。   “原来你就是那个雷啸?!”   金发男在工会的雇佣协议上看到我代号时,如是说。   (感情,你们不是从工会打听到我住处的啊?)   这点上倒是让我小小的吃惊了一把。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