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凤胆血白 1 皇城大杀局
作者:青久 更新:2019-09-23

酉时,京城丞相府。

可惜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不是丞相了。

他只是一个非常苦恼的人,王安石。

因为他所担心的事情和盼望的事情都发生了,担心的事情是神武军昨夜进城引起###,盼望的事是高晓川还活着。

所以他不知是痛苦还是高兴,他只能在家里喝着闷酒。

就在这时他的仆人跑了进来说道:“大人,白公公来了。”

王安石赶紧站起身来叹道:“该来的总还要来,请!”

话音刚落,白莫已经走进了大厅。

他老远就搭讪道:“哎吆,王大人几天没见怎么老了这么多啊?”

王安石干笑道:“公公又取笑老夫了,坐!不知公公这次来是不是为了昨夜的事情?”

白莫看了他一眼,坐了下来说道:“大人,不愧是做过宰相的人,一猜就准。我这次来是圣上要召见你,我估计多半是昨夜的事情。”

接着叹了一口气说道:“哎!神武军也太不象话了,既然平王爷并没有死,也总算是件令人心安的事情。”

说完干咳了一声。

王安石一看立即喊道:“怎么还不上茶?这帮下人越来越不象话了,白公公见谅。”

说着把脸转向了白莫。

白莫赶紧站了起来说道:“行了王大人,我看茶也别喝了,圣上还等着见你呢!咱们还是先进宫吧!”

说完起身要走,王安石急忙站了起来向下人摇了摇手,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跟着白莫走了出去。

王安石的府邸在城东,离禁宫还有三里多路。

两个人都是乘轿,所以路上走的比较慢。

走到禁宫的门口的时候已经天黑了,风很冷,云很厚,想下雪。

他们来到禁宫门口下了轿,王安石看着高高的宫门,忽然一阵冷风吹了过来,他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就在这一瞬间忽然有两名禁军走了过来,然后看了王安石一眼,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是皇宫禁地!”

还没有等白莫说话,王安石就笑着说道:“我是王安石!”

其中一名禁军冷笑道:“王安石?杀的就是你!”

说完抽出腰间的配刀向王安石劈了过来,王安石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了一跳。

他虽然不会武功但是正常人的反应能力还是有的,他赶紧一缩身滚出三四尺远。

然后大呼,“白公公救我!快救我!”

而这时的白莫以被令一名禁军给缠住,也是一头冷汗的大叫,“快来帮忙,这两个人要谋杀朝廷命官了!”

经他这一叫,所有的禁军都赶了过来。

就在那一名禁军刚要一刀劈在王安石头上时,只听那名禁军一声惨叫,然后翻倒在地。

待王安石看见他时,那名禁军已然气绝身亡,额头上多了一个小小的血洞。

王安石刚想大声喊叫时,白莫跑过来一把拉住他说道:“快走!”

说完两个人在一群禁军的保护下跑进了皇宫,而另一名刺杀他们的禁军也在此时被多人杀死。

王安石和白莫两个人匆匆跑进皇宫后,慌慌张张的躲进了千香殿。

白莫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王大人,你先在这里停一停,我先去天寿宫禀报圣上。好让圣上派大内高手来保护你。”

说完白莫就匆匆忙忙的领着几个禁军走了出去。

诺大的千香殿里,就只剩下了王安石与几个禁军和太监。

他想了很多,有人想杀他对他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在皇宫里杀他,他想到这里显得非常无助,因为他觉得他为大宋做了那么多事情竟然会有人想杀他。

他更想不到的是天底下想杀王安石的人何止成百上千个,因为那个时候新的政策并不是有很多人都接受,所以天下不知有多少人想把王安石杀之而后快。

半个时辰后,他就听见宫中的更夫敲响了戌时的更梆声,他还听见有几个小宫女在殿外喊道:“下雪了,没有想到今年下雪下的那么早啊?看样子今夜的雪会很大!”王安石听到这里,心里泛起了一股凉意。因为他同时也看到了有七个人走了进来。

七个禁军模样打扮的人,七个被帽檐遮住脸看不见眼睛的人。

王安石赶紧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大内高手?”

那七个人中有一个人冷冷的笑道:“我们是赵王爷请来送你归西的人!”

王安石一听,干笑道:“原来你们是来要老夫命的?唉!看来老夫今日是在劫难逃了!不过你们总得让我死的明白,你们都是些什么人?镇南王,富大人是不是也想要老夫的命?”

那个人笑道:“王安石我们看你还是个人物,再者说我们也是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想让你死不瞑目。赵王爷,富相爷也想要你的命!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南海剑派的左玲珑。”

王安石微微一笑,“原来是‘天蛇剑’左大侠,失敬失敬!”

左玲珑心中一奇,问道:“你认识左某?没想到朝廷大员也知道我这南蛮草民!”

王安石一看左右,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跑的没影了。

干笑道:“我只是听平王爷提起过左大侠,他经常说左大侠是位大仁大义的侠者,而且剑法高超,所以我非常倾佩阁下!”

左玲珑冷冷的笑了一声,“好象王大人只有干笑这一种表情啊,当官当多了连口才都不错了。不过,说到剑术我只佩服两个人,一个是天下第一剑客司马楼主,第二个就是近来刚刚崛起的高晓川。不管怎么说,今夜谁也救不了你。不过,我要先跟你介绍一下这几位大侠,不然你就不会知道你多有分量。”

剩下的六个人都摘下了军帽,看着王安石。

这时候左玲珑指着一位老者说道:“他是华山派的无极禅师!”

然后那个老头对着王安石笑了笑。

然后他又指着另一位高瘦的老者说道:“这位是昆仑派的断伤道人。”

他并没有看王安石,只是歪着头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的雪花。

这时窗外雪一点一点像星星,明明亮亮,很好看。

也很冷。

然后他又接着向王安石介绍了点苍派的廖问先、崆峒派的李随风、青城派的松听道人、铁剑门的萧离。

王安石听完这些人以后,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他总算知道自己值多少分量了,为了他一个人镇南王可以招来当今七大门派的掌门来杀他,看来自己的面子也不小。

但是他又不得不再次干笑道:“你们杀了老夫又有什么用,只要平王爷没有死,新法就不可废,镇南王和富弼就不会得逞!”

廖问先走出来说道:“高晓川嘛,我想午后他已经死在枫林里了,就算他能过得了李天和吴非原那一关,那他也不会来救你,因为王爷已经命鹤先生和无月大师在等他了。”

听到这里王安石额头上渗下了一丝冷汗,淡淡的说道:“看来这是你们设好的一个局,一个皇城大杀局!”

左玲珑笑道:“你说对了,今夜谁也救不了你,是我们动手呢?还是你自己了断呢?”王安石没有说话。

他只是看着窗外,窗外雪下大了。

像满天的星星坠下凡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