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归于沉寂
作者:凌江雪 更新:2019-09-23

在警车喧嚣之中,人被拉走了,林笑等三人上了120急救车被及时送往了医院,而那莽汉被警察铐住了双手,挣扎着被带上了警车。一切,又很快再次归入了沉寂。一切像是做了个长长的梦,刻着梦怎么如此的逼真呢?林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送到了医院,等到伤好后,有恍恍惚惚的被押送到了监狱。他想努力挣扎,想缕清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想清醒自己一片混乱的脑壳,可无论自己怎么想,都无法缕清这一切的经过。可当自己真的明白了一切时,他终于清楚地了解到自己已“完了“,他不在是清白的了,时间也无人可以给自己一个公道,抹去自己的一切污点。希望完全破灭,知道自己无法出去,他的内心顿时杂乱无序,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痛的麻木,心有不甘,看着四周早已寂静的夜幕,就连其他犯人也进入了梦里,自己却无法如同他们静下心来,安然的度过这一生第一次的监狱生活。

这一切到底是真的吗?他可不想就如此认命,更不想承认这一切是真的,自己是不是再做一个长长的有可能永远无法醒来的恶梦啊!不知所措的林笑挣扎着想弄清周遭的形势,但眼前的一切,告诉自己,除了绝望,依旧只剩下了绝望。面对着四周如困兽般的天牢笼,林笑扑向大门,用力的晃动着大门的扶手是喊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快放我出去。”牢房内其它的犯人被惊醒了,气愤的对着林笑咆哮,林笑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的争吵大闹,那些犯人忍不可忍,对林笑又是一顿拳打足踢,教训着,这位新来的不懂规矩的小毛孩。林笑第一次被押送进来时,按照规矩,监狱里的大哥们是要好好地教训一顿新来的犯人,让其以后不敢再众老犯人面前耍横,除非你有本事打嬴他们,或是在某天放了出去,否者你永远都翻不了身。

林笑被暴打了一顿,身体本就虚弱,很快就昏倒在地,迷迷糊糊的不敢在动弹。犯人对其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后才又满意的找到自己的位置安然的睡去。林笑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等到缓过了气,这才忍住剧痛坐了起来,紧紧的爬到监狱里某个角落,默然的等待着黎明的到来,他希望这黎明是为自己而来,他期待着自由的降临。他不愿就此昏昏睡去,希冀着看到照亮世间一切丑陋黑暗的光芒为自己冉冉升起,他要看到那明媚无比的第一缕曙光从监狱的某个角落为自己射来。

十多天后,林笑的案子终于结了。陆晓山坐在监狱的外边以胜利的角度高傲的俯视着眼前的“手下败将”,他胜利了,自认为自己胜利了,即使他得不到幽小凌,但他也绝不会允许他人得到她。忍辱吞声了这么多久,终于用自己的“智慧”换来了林笑的踉跄入狱,也同时换来了林笑那鄙视的目光。陆晓山不屑一顾的看着眼前可怜的人,他撇了撇嘴,露出了一排阴森的牙齿:“咱连是老搭档了,斗了这么久终究还是我赢了。今天无事,所幸就来看看你。怎么样,林笑,你可还好?”林笑看了他一眼,鄙夷的笑了笑,并不回答他的问话,缄口不言。陆晓山有些生气,也有些佩服林笑竟然不为自己的处境而担忧,他很愤怒,竟然他不生气,但陆晓山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镇定的说到:“这一切可都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陆晓山知道给怎么惹怒对方,他深知林笑的脾性,果然,林笑用疑惑的目光盯着他。

陆晓山不紧不慢的说道:“林笑,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吗?其实不然。”陆晓山竖起食指在林笑面前晃来晃去,骄傲的说道:“你很蠢,简直愚蠢到家了,蠢的早已无可救药。你难道猜不出来吗,这一切其实是我精心设计好了的,你走的每一步我都为你想好了。别以为你对一切都不屑一顾,上帝就会忘记了你,no,告诉你,你越是如此,上帝就越放不下你,他非得狠狠地咬你一口不可。”林笑狠狠地瞪着他:“你真么意思?”陆晓山兴奋地将脸贴近林笑,低声道:“啊!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其实,我和老孟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了,准确的说我与他是从小玩到家的好友,铁哥们。当然那个你喊她雪姐的韩雪盈即老孟的老婆还是我与老孟牵的红线。说实话,韩雪盈的确很漂亮的,但却和你一样的贱,令人感到恶心。他是从农村来的,当时见她时就觉得她一身的胭脂俗粉气,不过见她漂亮,我也就很乐意的和她玩了几年,那妞到是上了心,非得追我,想在未来嫁给我,我知道她是喜欢我的钱,怕她一味的纠缠我,我就索性把她介绍给了老孟,老孟看到他时一眼就傻了,眼睛直溜溜的,嘿嘿!其实,女人都是爱财的,她知道了老孟是个大财主时,就高兴地放弃了我而嫁给了他。”

林笑静静的听完陆晓山的话,越听越惊,但最后怔怔的,问道:“你,你和我说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已隐约的感觉到了自己陷入了陆晓山设计的大圈套里了。陆晓山见林笑还不清楚,怒道:“你他妈怎么还不明白?要不我怎么就说你蠢呢?唉!你想一想啊,天下哪有掉馅饼的好事呢,是吧?你以为自己是老几啊,老天爷会平白无故的给了你这么大的恩惠,人家会巴巴的开着车来接你去做家教,而且对你是百般呵护?那都是我的“功劳”。要说韩雪盈虽然爱财,但女人一旦有了钱后,如若在爱情方面不顺心的话,很快就会激发内心压抑已久的对爱的渴望,而老孟那人粗俗不堪,怎能给韩雪盈所需要的男人味呢?你不同,你是个柔弱内向的男人,懂得体贴女人,这正是她所需要的,况且老孟经常不在家,女人最怕的就是寂寞难耐,于是我就为你们设计了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蓝色生死恋’,她从未爱过老孟,呵呵,你小子真他妈的桃花运旺盛,她一眼就相中了你,而你也就此走入了我为你精心准备的完美陷阱里,怎么样,服了吧?”

林笑豁然间恍然大悟,解开许多迷惑自己许久的谜团,看着得意忘形的陆晓山,他彻底狂怒了,如头疯牛般伸手想抓住陆晓山,无奈却隔着一层稳固结实的铁栏栅。陆晓山笑的更加的得意,一张驴脸般的大脸嘻嘻笑着,五官再次团聚挤在一起一时分不开家,互相挤压着。林笑看着他得意的摸样,却反而镇定了下来,,也开始跟着陆晓山哈哈大笑。这是陆晓山大吃一惊:“你笑什么?”林笑依旧笑个不停,并向陆晓山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陆晓山见无法激怒林笑,心中顿时来了气:“林笑,我知道你的想法,虽然韩雪盈替你定了几乎所有的罪过,但可惜你遇上了我,别忘了,我爸可是这儿的头,这里就如同我家的私家内院,我可以尽量的说服我爸,在尽可能的权力内让你多多享受享受这里不一般的‘水土风情,异国情趣’。林笑,好像你家里没人在政府里做大官吧?即使有也未必管的了这儿,毕竟天高皇帝远,你就好好的在这儿呆着吧!”

林笑站了起来,狠狠地瞪着他,但又很快恢复了平静,嘿嘿冷笑,静静的又望了他一眼,转身离开。陆晓山看着林笑默然的摸样,心中着实怒不可遏,浑身战抖着,他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是想让他生不如死,可没想到林笑却如此的淡定,可又对他无可奈何。

来到豫中,打听到了林笑的入了监狱,我吓了一跳。当我见到林笑那天是与陆晓山会面林笑在同一天。我走进监狱时,看到了一位身穿整齐笔挺的西服男士,他的摸样真如一条疯狗,脸上怒气汹涌,五官挤在一块。我与他擦肩而过,见到他高傲冷酷的样子,目光寒冷阴森,形容极度猥琐,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并不知道他就是陷害林笑的罪魁祸首。他对我却一顾不顾,幸好是这样,否者他见到我很可能会吓一跳的。我急忙走向监狱,探望我那个被抓了起来的表哥:林笑。

坐在监狱的后人室里,静静的等待着林笑的到来,当看到他形如枯槁,面目憔悴的坐在了我面前时,我既兴奋又伤心不已的喊了声“哥”!表哥看了看我,见我是逸凡,露出了喜悦灿烂的笑容:“表弟,你来了。”我和林笑是亲表兄弟,我的母亲是他的亲姑母。但由于家庭政见的原因,我们两家关系一直比较冷淡,我也只是在小时候和表哥一起玩耍过,我很喜欢表哥的,这不光是我们长得很相似,而且言语也投机,不过长大后由于母亲的一再叮嘱,叫我远离表哥,我从那以后就很少能见到表哥了。不过,我与表哥的关系是剪不断的,一听到他被打入监狱,我就忧急如焚的跑来看望他。

“哥,你现在觉得怎样?可还好?”我不无伤心的问道。表哥笑了笑,避开了我的话题:“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以后,这种地方不要再来,这不是你这种人来的地方。”我忧伤的犹豫道:“哥,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告诉你,更不知该如何说。”表哥淡然的说道:“说罢,我现在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比这更惨的事呢?”我还是犹豫不决,嗫嚅道:“哥,我舅父舅母他们,他们都去逝了。”表哥听到了我的话,惊得目瞪口呆,几乎昏厥,他的思维瞬间陷入的僵硬状态,眼睛瞪的大大的,嘴巴张开,似乎猝死了一般,我吓得六神无主,真怕表哥初闻噩耗受不了而出事,半晌,他才有了反应,双眼死死地盯着我,问道:“我爸妈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告诉我。”他的目光射出冷冽的光芒,像是陷入了无尽的深渊,身躯就快支撑不住了。

我一时彷徨无偿,不知该不该告诉表哥事实真相。表哥急切的催促着我,我这才慢慢说道:“表哥,你要挺住,千万别做傻事。十天前,由于你家乡的人不知从何处偷贩来了一些死猪,死狗之类的肉,由于价格低廉,舅母就发钱买了些,可是吃了之后没多久就死了。当邻居发现他们的尸体时,人已死去了两三天了。由于舅父舅母很少与外人接触,所以就没来得及抢救,我们也一直联系不到你,所以我就决定亲自来找你了。”表哥悲痛欲绝的听着我将舅父舅母的事情,眼泪如洪水般倾泻,一直不说一句话。我安慰表哥道:“哥!请你放心,虽然我爸我妈讨厌舅父舅母,可是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妈我爸以及姥姥姥爷都不会坐视不管的。我妈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本准备叫你回去给二老风光大葬的,可没想到……以后每年,我定会抽出时间代替你去看望舅父舅母的,直到你出来。”“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表哥擦了擦眼泪,坚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表哥悲痛的样子,我小声的问道:“哥,你还好吗?”“没事,我没事,死了倒好了,你看我先咱这个样子,我爸妈要是还会着,我又能怎样养活他们呢?”表哥气为之窒,一时伤痛,几乎喘不过气来,过了会儿,才苦笑着继续道:“逸凡,哥求你一件事,这件事对哥来说很重要的,你答应我好吗?”我见表哥有事求我,笑道:“哥,什么事?只要不违反我一向为人原则,我能做的就一定替你做到。”表哥笑了笑:“你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那么调皮,哥求你一件事,帮哥照顾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幽小凌’。如果有可能,就帮我照顾她一辈子,好好地爱护她,不能让她有一丝的伤害,好吗?”

平白无故的要我照顾一个女孩这的确为难,因为我的性格比较浮脱,不太喜欢受到什么牵绊,我皱了皱眉:“哥,这个不太好吧?”表哥笑道:“放心,虽然你的性格一向放荡不羁,对女孩子朝三暮四的,可是我知道那并不是你的本意,你其实是个很善良的男孩子,只不过还没遇到一个真正属于你的女孩子罢了。你和我只差了一岁,况且那位女孩保准你一见了就会深深爱上的。”表哥说的可怎是太坚决了,他以为自己认为的好女孩在我看来并非一定是好的,我笑道:“哥,你就这么肯定那个女孩就是我要找的公主吗?你也太相信自己的直觉了。”表哥笑道:“答应我,尽可能的去照顾她一辈子,给她幸福。”然后表哥告诉了我她的联系方式及家庭住址。

见到表哥所说的幽小凌时,是在医院。我是一个随意的人,穿着总是不伦不类的,虽然去见个不认识的人,也没刻意打扮。本就只是打算见到她后代表表哥传达一下表哥的一些心意,问候问候她,让她千万别因为表哥的事而想不开,如果再没别的事就算是对得起表哥了,我可真不想被一个不认识的女孩“耽误终身”,毕竟心性懒散惯了,一下子被女孩给绊住了而从此无自由自是大大的不妥。走到了幽小凌所在地病室,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并无人回应。不知她的家人为何不在,也许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住院了吧!又敲了敲,确定真的无人来为我开门,也就索性自己走进去见她了。我推门而入,见到一个形容惨淡的少女静静的坐在床角,双手护膝,下巴靠着膝盖上,目光呆滞,一张秀丽绝俗的小脸蛋明丽动人,我一下子就惊呆了,在自己叫到了所有女孩子,还真么一个这么令我动心的,真可谓一见钟情啊!老哥,你可没骗我,你安排的这事,想必表弟我不干太对不起列祖列宗了,当然,更对不起你对我的殷殷嘱托。

当我靠近眼前的女孩时,她朝我看了一眼,眼中忽然发射出晶莹的光芒,似乎很是惊讶,嘴角微微一动,如同见到了宝贝一般,但很快她就发现了自己认错了人了,希望瞬间破灭,自己如同掉进了深渊,目光再次呆滞无神,一切对于她来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恢复了我出到时刻的平静。唉!可怜的女孩,他把我当做了表哥了,可惜我神态举止过于轻佻浮华,嘴角有两个深深地酒窝,我见到她时由于一眼爱慕上了她,酒窝立显,她自然知道自己看走了眼。这可让我有些灰心丧气,难道我就这么不入她法眼,不过没关系,既然表哥能降服了她,相信凭借我的这副“天生丽质的淑容”,再加上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相信会有办法让其回心转意而对我刮目相待的。嘻嘻,再说,表哥要我照顾她的,这不是我有意要抢表哥的女人,我是带着重大使命来的,表哥之命,我是不得不从啊!实在是顺理成章,我也算是有难言口中的。漂亮姐姐,你该不会不听你亲亲好“老公”的话吧?

我走到漂亮姐姐的身旁,笑的甜蜜,伸出右手道:“你好,漂亮姐姐,我是逸凡,你是幽小凌是吧?”她对我的举动不理不睬,这是我很是气恼,不过对于高傲的漂亮女孩,一定要耐着性子,不然怎么完成我的使命,让她死心塌地爱上我呢?我继续保持着优雅的笑容道:“我是林笑的表弟,是我表哥让我来看望你的。”漂亮姐姐看到我提到了林笑,终于说出了一句话来:“哦!难怪你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她说话好像是自言自语,这可对我太不礼貌了,对于美女,她不礼貌,我必须得大肚能容,谁叫她这么漂亮呢?况且我可是带着表哥的使命来的,有些事不做太对不起表哥了。我笑了笑,含蓄的问道:“漂亮姐姐,我可以坐下吗?”不过并不等她回答,我就已坐下了。这女孩实在太漂亮了,万一她不让我坐,我岂不是无法好好享受一到她的美貌啊?

女孩看了看我,一副鄙夷的摸样,冷淡的很啊!不过我老着脸皮,这叫做一不做二不休,我是和这女孩杠上了。实在找不到什么话,于是想了想,还是决定夸夸她的美貌吧,女孩都是爱听男孩子夸自己美貌的,毕竟夸着女孩美那是打心眼里的话,没有违背我的内心真实想法,所以说出来内心也不会难受,反而会很舒服。做人要诚实,她美我还不能说她不美不是?于是我说道:“漂亮姐姐,你好美,我哥说的一点都没错,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子,人家说一个女孩美叫做什么蕙质兰心,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女孩!”这段马屁好像对她不起作用,我实在纳罕了,韦小宝告诉我“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女孩沉默着,不言不语,两眼扑朔迷离的死死盯着前方,不知她在想什么。

我顿感兴味索然,无聊至极,无心的说道:“那你知道我表哥让我来干嘛吗?”我看了看她,是否对我这话有所反应没。但她却没任何反应,不免大为失望,而我继续说道:“我表哥希望我能照顾你,他希望……”我顿了顿,她似乎有了一丝反应,我不免大喜,但依旧不露出半点惊喜之色,紧接着我把剩下的一句话说完:“希望我照顾你一辈子。”她终于抬起了头,可是一副不屑的摸样说道:“哦!是吗?”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想继续告诉她“本来我也是不想的,可是表哥有命,我自当遵从,谁叫他是我的最至亲之人呢?”不过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女孩已显出不耐烦的样子,下了逐客令:“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我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憋得出不了气,实在是不甘心呐!纠结,揪心,他妈的难受之极!

不过看到她明媚动人的摸样,而且满脸的忧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的心顿时就酥了,再无法生任何的气。这位女孩实在是我生平中见过的最独特的女孩,她的美一超凡脱俗,非人间那些胭脂水粉可比拟的。不禁大起怜香惜玉之感,我想上去劝她不要太难过了,不知为何,遇到这女孩,我那一股莫名冲的感觉就无法撒出来,她仿佛有种魔力,令我不自觉地产生敬畏爱慕的心理。看到她坚定地目光,我可实在不忍心拂了她的意。于是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并对其鞠了优雅的一躬:“漂亮姐姐,你放心好了,我爸爸的一个好朋友听说和这儿的陆局长的顶头上司是朋铁哥们,表哥他一定无事的,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出来与你相会的。”她眼光里似乎闪现出了惊异的光芒,怔怔的看着我,我慢慢地走出了房间,想着她那美丽不可方物的脸庞,不自觉的痴了:“哼!尤妻如此,也不枉此生。”

我说这话不光是指她那美丽绝伦的容貌,还有她的品性。她对表哥的一番痴情傻子都能看出来的,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表哥的命可真苦啊!天边的乌云正大团大团的朝着这个世界铺卷而来,整个世界正陷入一片寂静之中,相信不久就会雷电交加,“风云际会”的。果不其然,忽感到一股大风冷面扑至,我几乎张不开眼了,掩住了鼻孔,迎风而走,只听到树叶莎啦啦的响声作响,看来我得快点,不然就要被淋作落汤鸡了。还没走几步,就感觉到头上被砸了东西,冰凉一片,用手摸了摸,放在鼻前仔细嗅了嗅,我笑道:“是鸟屎。”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大雨突至呢!随即听到了一个不知名的鸟儿在我头顶盘旋而去,啼叫之音渐行渐远叫消弱。

天上的雨水也开始稀稀落落的下了起来,我想跑开,但世界之大,竟然无我可容身之处。人生地不熟的,谁会收容我?干脆不跑了,索性就在雨中静静的漫步,悠然悠哉。“他妈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哈哈大笑。抬头望了望西天,西方竟然有金色的阳光投下,这也许就是大诗人刘禹锡笔下的“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那种难得一见的美丽的景象吧!呵呵,竟让老子碰上了。雨落的很大了,老子静静的朝着远方走去,也许就这样走个不停,漫无目的,直至雨散云收。